B座西窗
情感 | 婚姻如船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5 12:09:44

图片

  彼时,在这座小城里,姑娘出嫁都是走水路,新娘们坐着船去婆家。固然是因其时小城里汽车寥如天上云雀,偶尔见影踪,船只却多如水中鱼,熙熙攘攘。但水路嫁新娘亦包含人们的生活智慧,一个小心翼翼攀了码头,踏上婚嫁船的新娘,一个跟着船走过急水险滩,顺着或者逆着浩浩荡荡河流走过来的新娘,在别离父母凝水而思的一段水路中,对未来的婚姻生活总会有一份勇气和担当。

  她就是这样一个走水路嫁过来的新娘。她俏丽活泼,所嫁的男人是瓦工,淳朴踏实肯吃苦,挣的工钱都交她手里。婚后一年,她生了一个女儿,又过两年,她生下一男孩。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凑成了一个“好”字,他们的生活除了钱少些,也真是好。

  男人决定去繁华大城里闯荡一番,他想挣得大把钞票,让全家人过上让别人羡慕的日子。她同意了,一家四口死守贫瘠小城有什么意思?他既有上进心,她不能阻拦。

  在繁华都市的建筑工地上,他的一把瓦刀使得出神入化,很快就成了工地上的领军人物,再加上天生的精明能干,有运筹帷幄的本事,他组建了一个建筑工队,做了包工头。

  钞票就那样轻而易举地来了,他果然交了一些钱到她手里,她翻修了房子,买了小城少有的新式的家用电器,不过,他人却极少回这崭新的家了。

  她可不是那闷葫芦的人,追去他在的城。他再也不是那纯良的青年,他爱赌博了,他给她的理由是:“多少生意是在牌桌上谈成的!”更可怕的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绝不仅仅是爱赌博这么简单。果然,在她的追问和体察下,他藏在心里的秘密决堤而出。秘密一旦不是秘密,他反倒轻松甚至无畏起来,他半是挑衅半是威胁地朝她吼出这么一句:“我就是觉得,人家比你温柔,怎么了?不像你这样大嗓门,粗鲁得没影儿!”这样的话,把他俩曾经的美好摔成了一地的碎玻璃,碎玻璃又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心上。

  她愤然转身离去,离开了他,离开了家。孩子们发现妈妈不见了,哭闹着问他要妈妈,他虽然染了恶习,但本性纯良,爱自己的孩子,大的闹,小的哭,一片凄惶景象,让他心里又掀起了波澜。他一路来寻她,认真的赔礼道歉。她的闺蜜见她收拾了衣服,竟然又跟他回去了,咬牙切齿地恨铁不成钢,嫌她原谅他太快了。 她是走水路过来的新娘,心里自有自己的一把尺。他当初是自己满意的,他们的婚姻的小船,如今走到了急滩险水里,她哪里能在急滩险水里打回旋?速速撑竿离去才是正道。

  她决定把两个孩子留给他们的祖父母养育,她也郑重地拜托了做教师的表妹关照孩子们在学校里的学习、生活状况,得到表妹的答允之后,她就离开了家,跟随他一起出门。世上的事,很多时候很难两全其美,需要做出选择,她选择的是,他们不散。

  她跟着他南来北往辗转各大城市的建筑工地。在他得势张狂的日子里,她是能言善道,人情周全的老板娘,她对建筑工人亲如自家兄弟,那些工人遇到急难事就与她商量。后来,他一笔工程款没收回来,垫付资金赔了个精光,付不起工人的工资了,工人们都打算另谋出路。是她一个个去请求,有些工人冲着她的面子才留下来干活,他这才能稳住阵脚,把日子撑着过下去。

  那笔没收回的债,他早就不敢想,她却没放弃,听人说在某个小县城看到债主,她赶了过去,揪住了欠债人,先是用她的粗嗓门河东狮吼一番,后来,又软弱地哭诉……曾被他看不上的粗鲁样,她都使出来,那位欠债人终于怕了她,松口分期给她欠款,他这才咸鱼翻了身。

  如今,他们的两个孩子,学业优秀性格纯良。一晃眼,他们的儿子也到娶媳妇的年纪了。他现在待她好,比年轻时候甚至更好了些。

  婚姻如船,一路风风雨雨经过,急滩险水经过,最终,在时光里驶入安全的港口,婚姻里不仅有爱,还有一份勇气和担当。 颜巧霞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