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房主在闹离婚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5 10:42:01

  因为儿子工作的事,急需在南京江宁科创园附近买套小房子。周末开始看房,周六就看中了一家。  

     这家房主人李惠说她刚离婚,有一儿一女,丈夫因为有外遇,净身出户。我和中介反复看了她的离婚证和房产材料的日期,房产过户到她名下是在离婚后的第二天。李惠反复强调这房子与前夫没有任何关系。本来定金只需付两万,李惠说急需钱还债,请求我付十万。约定十天后我再付首付三十万供她银行解贷,她把房子交付与我;一个月后过户时我付余下的三十万尾款。

     没想到,交房后的第二天,我正在整理房间,突然来了一位外卖哥。他说:“我叫张良,这房子原来是我的家,能进去看看吗?”我没有阻拦他。

     他进来走了一圈说:“这个恶毒的女人,东西搬得这么快。她没有说她搬到哪里了?”“她说她要到外地参观学习一个月。”我回答。“什么学习,她在做保健品,说不定是搞传销。”外卖哥在屋里转一圈走了。我心里打起了鼓,立即拨通李惠的电话,告诉她张良来的事,又问,这房子到底和张良有没有关系。她非常坚定地说,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李惠的银行贷款解押了,我们约定一起去房产局过户。在排队等待的过程中,李惠讲述了他们离婚的原因:先是因为她家江宁的房子要拆迁,为了多分一套房,他们夫妻就搞了个假协议离婚。没想到不久,张良送外卖时,遇到了他以前的恋人刘娟。刘娟因为丈夫欠了赌债,离婚了,自己带着女儿过。她买了个小二手房,正在简装。张良就帮着装修。结果,房子装修好了,张良也越轨了。李惠知道后,气急之下,立刻把协议离婚变成事实离婚。这样一闹,张良着急了,疯了似的到处找李惠,要和她谈。但李惠东躲西藏,就是不见面……

     终于排到了。中介把过户材料递了上去。但工作人员一看,叫来了主管。主管说:“这个房子不能过户,被叫王立保的人保全了。”我们全都傻眼了。“为什么他能保全我的房子?”李惠急得要哭了。主管说:“这个你得去问法院,我们不清楚。”

     中介见多识广,问李惠:“这个人是不是你丈夫的朋友?”李惠说:“我想起来了。当初借过他五万元钱,但那是合伙做生意用的。”

     于是我们打车到江宁区法院问情况。办案的法官一查,说这个案子在另一家法院。我们马不停蹄,又赶往另一家法院,终于问清楚原因了,说是李惠欠钱不还,王立保用自家的房子保全了她的房子,使得她不能交易。但始作俑者还是张良。他也出示了他为这套房子付过首付的账单,以及装修时买家电的收据。就是说,这套房子有他的份,李惠无权自行卖掉。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又打车来到王立保单位。李惠说钱是张良借的,和她没有关系。王立保反驳说:我不管是谁借的,借的时候你们是夫妻,这是你们的共同债务。    

     我看这样不行,就单独和王立保谈。我告诉他,我已经付了四十万的首付,如果过不了户,我只好不买了。但这样算李惠毁约,她就要赔给我双倍的定金。我们能不能找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你把房子解绑,我与李惠商量,用尾款中的钱来还你。王立保悄悄跟我说,他们夫妻俩胡闹,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搞什么假离婚。我保全他们的房子,并不是要钱,而是想叫他夫妻重新过到一起。你不知道她的孩子有多可怜,儿子与爷爷过,女儿和外婆过;孩子就要上学了,两位老人又都没有文化。我真心心疼孩子。现在,张良也回心转意,与那个相好也分手了。不如,我们一起做个好事,叫他们夫妻复合。

     “你要我怎么做?”我问王师傅。

     王师傅如此这般设计:叫我跟李惠讲,如果不在约定时间内过户,就逼她双倍退还我首付。而他这边,只要李惠同意与张良复婚,就解绑,让我办理过户手续。

     没办法,我只好依计行事,苦口婆心地劝说李惠看在孩子面上,答应与张良复婚。张良也当着我和中介、王师傅的面发誓,复婚后一定要好好过日子,再不胡闹。终于,在约定期限的最后一天,李惠同意与张良复婚,王立保取消了保全,我拿到了房产证。作者静兰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