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面对面丨众筹参赛的羽坛独行侠张蓓雯:即使天份不够也永远不放弃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6 16:05:11

扬子晚报·面对面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靠众筹来参赛的张蓓雯比赛后的感想

在当今羽坛,张蓓雯绝对是特立独行般的存在,她就像一位独行侠,世界排名很高(目前排名女单12位,最高曾排第9),但大部分时间没有教练、没有队友、更没有随行人员。每次大赛,她都是独自一人背个包去参赛,自己自己定计划、注册、自己订机票、订酒店。

7月底8月初的南京,正是最炎热的时候,在江北的青奥体育公园,2018年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上,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靠众筹来参赛的华裔女选手。

6天众筹7000美元 是大家帮我实现了梦想

世锦赛是世界羽坛最顶级的赛事,云集了世界羽坛几乎所有高手。三个月前,张蓓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能站南京青奥体育公园体育馆的这片赛场上:倒不是她的排名不够高,而是因为她的身份问题没解决。

根据世界羽联的规定,世锦赛、奥运会等世界大赛,选手要想代表某个国家或地区参赛,首先必须拥有该国家或地区的护照。张蓓雯1990年7月12日出生于辽宁鞍山,6岁开始打球,13岁赴新加坡,16岁入新加坡籍,2012年赴美旅行时偶然参加了当地一项比赛,从此便留在美国发展……目前是新加坡籍,但不属于新加坡队,无法代表新加坡参赛。她拥有美国绿卡,在美国羽毛球协会注册,可以参加世界羽联的系列巡回赛,但不能代表美国参加世锦赛、奥运会、汤尤杯、苏迪曼杯等大赛。

好在不久前,世界羽联修改了规则,降低了世锦赛的参赛门槛,规定一个选手只要在一个协会注册满三年,哪怕没有该协会所在国家或地区的护照,经该协会同意,也可以参加世锦赛。就这样,5月10日,在南京世锦赛开赛前两个多月,美国羽协突然通知张蓓雯:你可以代表美国队参加世锦赛!这个消息让张蓓雯又喜又愁:喜的是,自己终于有了参加世锦赛的机会;愁的是,参赛经费从何而来?

“美国羽协不可能给我出钱,他们自己也没钱。羽毛球在美国是小众项目,美国奥委会的拨款都是给那些奥运优势项目,羽毛球项目在奥运会上没有夺牌实力,得到拨款非常少,甚至连国家队都组建不起来。”面对记者,张蓓雯诉说了自己当时面临的窘境:“当美国羽协通知我可以参赛的时候,我的预算已经全部花光了。要来南京参加世锦赛,光机票和酒店就至少需要5500美元,这还没算教练的费用。我想来参赛,所以我得想办法,我一个朋友就给我出主意,说你可以试试众筹。”

在社交网站上,张蓓雯发起了筹款项目,目标是筹到5500美元: “一开始我并没抱多大期望,里约奥运会的时候,我有朋友也这么做过,但筹了好久也没筹到多少钱。”

然而让张蓓雯没想到的是,只用了6天时间,她就筹到了7000美元。整个过程非常顺利, “很多人给我捐款,至少两三百人吧。大家还在社交网站上给我留言,鼓励我坚持,让我非常感动。”对于这些帮助过自己的人,张蓓雯心存感激,“我以后也会定期去给慈善机构捐款,表达感恩吧。”

虽然筹到了7000美元,但张蓓雯还是得省着花:机票尽量用里程兑换,住宿也没有住组委会指定的滨江希尔顿,而是选择了青奥体育公园附近的鼎鼎万信。“组委会指定的酒店还是太贵了,我自己订的酒店便宜不少,而且也比较近。”因为没有住在指定酒店,没有班车,往返酒店和场馆时,张蓓雯只能自己打车。有一次打不到车,还是媒体工作间的工作人员帮她叫了一辆车。“南京人很热情,挺喜欢这里的!”张蓓雯说。

和世界第一的差距 除了成绩,还有训练时间

图片

世锦赛官方摄影

用众筹来的钱参赛,张蓓雯是有压力的,她时刻想着的,就是要力争好成绩,不能让支持她的人失望。

7月31日,世锦赛首场比赛,张蓓雯在2号场地迎战英格兰选手布里奇,这是一位力量型选手。

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张蓓雯连扳两局以2:1逆转对手。赛后,面对记者,张蓓雯还心有余悸:“要是第一轮就出局了,怎么对得起那些支持我的人啊!”然而,张蓓雯的签运不好,世锦赛第二轮就对上了排名世界第一的戴资颖,后者今年已经取得了惊人的30连胜,状态火热、无人能挡。8月2日,不出意料张蓓雯0-2输给戴资颖,结束了自己的世锦赛之旅。

对此,张蓓雯倒是看得很开:“反正这个比赛也是捡来的。已经很久没有和戴资颖打过了,很想和她打一下。”赛后,谈到这场比赛,张蓓雯认为问题还是在于自己训练太不系统:“我现在每天只能训练一个小时左右,这显然是不够的。“

“那你为什么不能多练几个小时呢?”记者有些不解,像戴资颖这样的选手,每天的训练量都在6-7个小时左右,一个小时显然太少了。“没办法,没人陪我练啊!新加坡公开赛之后,我一直留在新加坡训练,新加坡的女单选手不算强,而跟男选手又打不了多拍。”张蓓雯介绍。在美国,在她所居住的拉斯维加斯,连个对手都没有:“基本没人能和我打上多拍,在家的时候,我都不打球,只做一些体能和力量训练”。

在今年2月份之前,张蓓雯甚至连个教练都没有,每次打比赛,她都是一个人背着包就去了。一个人比赛也会遭遇到很多尴尬,比如订错机票跑到另外的城市,还有托运的行李丢了,只能临时找其他球员借装备。不过和这些比起来,最让张蓓雯头疼的还是训练中没有陪练的问题。 

令人高兴的是,今年2月份,张蓓雯通过社交媒体宣布,自己终于有教练了,原湖北队选手丁超愿意帮助她,丁超2004年前往新加坡队任教,在新加坡队时曾带过张蓓雯。“教练暂时没法跟着我去很多比赛,但是有教练还是很开心的。教练对我训练帮助很明显,在比赛遇到困难时,教练也可以给我一些指导和建议。”张蓓雯说。

回中国打比赛?我可能还是适合野路子

 

“独行侠”的日子孤独而艰辛,有没有想过回中国打球呢?”在张蓓雯看来,这已经不可能了。毕竟国羽人才济济、竞争激烈,已经28岁的她已经无法在国羽争得一席之地了。

在13岁之前,张蓓雯一直在老家辽宁练球,但小时候的张蓓雯并不突出。“当时可能是觉得我在国内打不出什么名堂,我爸就让我出国打球了。”张蓓雯说。就这样,13岁的张蓓雯前往新加坡,进了新加坡国家队,在新加坡,她脱颖而出,成长为新加坡女子第一单打,16岁就加入了新加坡籍。但在2011年,新加坡队拒绝和张蓓雯续约,原因据说是因为张蓓雯和教练之间存在分歧。“我的个性比较直,说话不会转弯,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我只想安心打球,一些东西我也不会应酬。”张蓓雯这么认为。

在离开新加坡队之后,张蓓雯来到美国,一方面是旅游散散心、另一方面也是去看看朋友,业余时间也去教教球挣点钱。2012年,她参加了当时的美国公开赛,没想到竟然打进四强。这场比赛之后,拉斯维加斯羽毛球俱乐部的一位老板找到张蓓雯,说自己可以资助她参加国际比赛。“他问我,‘你在美国都没有输过,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说:‘好’!”这位老板的赞助到2014年结束,在这之后,张蓓雯自己找到了一些赞助,真正开始了“独行侠”的征程。“现在有一些赞助,不过也没有很多钱,最多赞助我六七个比赛,但这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张蓓雯说。

现在,张蓓雯每年都要参加十几项比赛,只有多打比赛,才能多拿奖金。但如果成绩不好,拿不到奖金,那么参赛费用就会成为负担。好在张蓓雯的战绩还不错:2016年法国公开赛,她夺得亚军,站上领奖台的那一刻,她泣不成声,泪水中有自豪也有辛酸;2018年印度公开赛,她2-1击败东道主选手辛杜,整场比赛打得跌宕起伏,赢球之后,她没有教练可以拥抱,没有队友一起庆祝,她只能将球拍扔向空中,来庆祝自己“独行侠“途中的第一个公开赛冠军。职业生涯中,张蓓雯曾经排名第九,超过了中国队大部分女单选手,这对一个”独行侠“来说难能可贵。

这个28岁女孩还有大梦想 我还想站上奥运会的赛场

图片

来源CFP

在南京世锦赛之后,28岁的张蓓雯现在的梦想就是能站上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羽毛球赛场。这个梦想并非遥不可及,她面临的唯一问题就是参赛资格,“我觉得自己的排名还是没问题的,但我必须在2020年4月30日前拿到(美国公民)这个身份,不然就无法获得参赛资格。”张蓓雯说。

对于梦想,张蓓雯表示要顺其自然:“美国是体育大国,从来就不缺乏奥运冠军或优秀选手,所以运动员申请美国公民,并没有任何的优惠,只能按照规定来。我已经拿到绿卡,最快今年底或者明年也许就能正式成为美国公民,到时候,就可以代表美国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了。”“虽然到时我就30岁了,但只要不受外在因素(伤病)影响下,按照美国的选拔制度,我只要保住第一的排名,就能打奥运会,如果入选,我会努力争取女单奖牌。”张蓓雯自信满满。

对于自己走过的路,张蓓雯并不后悔:“经历这么多坎坷,我从未后悔过。也正因为这些经历才造就了今天的我。我希望老了以后回顾人生,会很开心自己谱写的故事够精彩。重新再来一次,前提如果不变,我的选择依然不会变。“对于自己选择在美国这样羽毛球资源贫瘠的地方发展,张蓓雯认为很有意义:“美国的羽毛球市场太需要人来支持和发展。羽毛球在美国是个小众运动,以后通过不断推广,有一天像网球、篮球一样被大众接受,现在很多白人也开始慢慢知道羽毛球的好处,比我刚来美国时,已经多了很多参与者,而且兴起了羽毛球的热潮。如果能通过自己的力量去推动羽毛球的发展,我会非常开心。“

快问快答

问:你左肩上的纹身是一朵盛开的莲花,有什么寓意吗?

答:没有什么寓意,就是蛮喜欢。

问:你平时有工作吗?

答:没有,谁会聘我啊,总不能上半个月班,然后再出去打一个月比赛吧,哪个老板能吃得消啊?

问:赛场上听到有人用中文喊你名字时是什么感觉?

答:很高兴啊,我是中国人,不管我代表哪里参赛,我都是中国人。

问:在羽毛球比赛中迄今为止你最自豪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答:2016年的法国公开赛上,我进入了决赛,虽然输了比赛,但对我意义重大。

问:在羽毛球比赛中你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答:我最大的一次挑战是在印度公开赛的决赛,那是最为艰难的一场比赛。

问:在体育和私人生活中你曾经提过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答:永远不要放弃,即使是天份不够,但是你要做到最好。

问:在训练时你会节食吗?

答:实际上我并不节食,因为我什么都吃,我喜欢美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陈申 张晨晔 记者殷小平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