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放假来奶奶这玩两天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7 15:20:07

文/焦宇

此时,朋友圈正被题为“放假来奶奶这玩两天好吗”的一句话刷屏了,它的下一句是“我前两天托人来装了wifi。”我看着越发心酸,为这位无奈的奶奶,也为刚刚挤在车站里送我的爷爷。我想起这过去的三天小长假,这三天,我陪闺蜜逛街,和老同学聚餐,把时间给了自己,给了别人,却只把临行前的30分钟给了爷爷奶奶。走之前,奶奶忙东忙西,要为我做好吃的好喝的,我却一味地拒绝,因为八点半的那趟火车就要到站了。

我是在奶奶去附近小店给我买东西时离开的。爷爷跟在我后面,非要给我拖行李,从家到车站原本10分钟的路,我跟爷爷走了半个小时。

最终我踩着点坐进了车,现在却一路都在后悔没在爷爷奶奶家多坐一会儿,没多陪他们一会儿。列车载着一车人朝着前方驶去,我的心却在一步步后退,退到爷爷立着的站台上,退到奶奶家冒着炊烟的锅屋里。

回忆会哭,我不敢去追忆往昔里与爷爷奶奶相处的点滴。我只能向前看,因为时光的沙漏片刻不会停留。当爷爷奶奶的爱被装上了倒计时,那便意味着我再也挥霍不起了。

我看向车窗外,爷爷一动不动,苍老的身影缓缓地向后退去,像个旧年的雕像。

这辆载满了乘客的列车在飘着雨的清晨启动了。车上大都是小长假后返程的人。我就像车内所有的人一样,和窗外送行的人挥挥手,便低下头打开手机。

手机屏幕在我指尖的滑动下不断移走,而内容我怎么都看不懂,因为晃在我眼前的始终是爷爷佝偻的身影。

我早已到了可以天南海北自己闯荡的年纪了,可爷爷还执拗地要把我送进站。他一路走在我身后,问了我许多遍下次回家的时间。我也一次次的支支吾吾,给不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后来我听到了他的叹气声,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他说这送一次少一次,送一次就真的少一次了。声音很小很轻,却穿透了周围嘈杂的声音,清晰地传到我耳边。我愣愣地往前走着,手里的车票却被攥得变了形。

再后来,爷爷好像又说了些什么,我记不起,什么都记不起了。只记得挤挤攘攘的人群,以及同样挤在人群里张望着远方的老人。

我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有一种莫名的悲哀正从心底一点一点涌上来。我不断去划手机屏幕,认真看朋友圈层出不穷的动态消息。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