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那段青春的烟雨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0 13:26:17

文/桑飞月

在江南,无论什么季节,我们都要不厌其烦地出演“和雨不期而遇”这个片段。有时候,一件雨事还未晾干,另一件事就又要被雨淋了。以至于,生活舞台的背景上,永远弥漫着这挥之不去的烟雨。

想说的,是那个时期里,一件被雨打扰的往事。初恋吗?应该不是,因为花的心,一直藏在蕊里,自始至终都未曾抛头露面过。彼时的我们,只是非常内敛的,做着一种貌合神离的朋友。

那天,我和他相约着,去操场散步。至于谁先提议的,我记不清了。总之,那是我第一次无所事事地和一个男生走在一起,感觉很怪异,也有点儿美妙。两个人隔了两米远的距离,用一种欲言又止的沉默,诠释着彼时的感觉:不该靠得太近,似乎,又不能离得太远。

就这样走着,没几步,天空却无端滴下雨来,真扫兴!干脆,细雨湿衣装腔看不见,闲花落地作势听无声。不料,他却怜香惜玉起来:回去吧,下雨了!——那就回去吧!不回去心底的秘密就暴露了。青春期的情感,总是那么晦涩,当然,也有几分矜持。

过了些时日,我们又去散步——是的,还是操场,似乎只有地广人稀的大操场,才能证明我们的“光明正大”。此次,我分明看到一轮很大的红日,悬在西天边的。可是,可是很玄的雨,竟然又坚持落了下来。回去后,我愤愤然地,在双肩包里埋伏了一把伞,天天背着。

真的,第三次,雨又落下来了,这真让人有点儿哭笑不得。为什么?他说。我没回答,只是笃定地,从包中拿出那把伞,撑开。他看了看我和那把小伞,说,这伞太小了。看看他那高大的身躯,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回去的路上,雨滴像倒豆子似的哗啦啦急速滚下来。此时,我心无杂念地请他入伞,他还是不肯,并执意把我送到宿舍门口,而后,潇洒地吹着口哨走了。站在宿舍二楼的窗口,望着他那被雨淋湿的背影,我心里竟有一丝疼痛……

之后,我们都不再约对方去散步了。一些没说出的话,只好囚禁在心里,彼此或许又都是知道的。仿佛是为了寻找一个出口,他会故意和我旁边的女生聊天,对我则表示出特别的冷漠;而我亦会在校园舞会上报复他……

疼痛感时时袭来,我终于倦了,想必他也一样。于是,在一个飘着细雨的秋日,我向他提出,不要再做朋友了吧!他眼里迅速集满了乌云,我转身离去……

当然,一些事,并不是因为天气,而是那些突如其来的情感,让彼时的我们不会处理。青春呵,是件多么玄妙且懵懂的事!语言都嫌苍白,唯有用雨来做注解。在这场雨里,我们是新发的植物,有时候,不得不以生长的需要,而错过彼此……

雨,一场又一场,记忆,干了又湿了。终于,青春被岁月磨制的,像上辈子的事情了。隔着遥远的距离,我们终于释怀。“那时的雨,真是滑稽又捣蛋!”他隔着电脑屏幕对我说。

是的。我们终于能平心静气地做朋友了。我们的伞下,都已有了同舟共济之人。从此,雨再大,也不怕。这也是我们曾经相互期待的,另一种完美的收梢吧!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