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种一畦青菜等你回家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7 15:43:44

文/张粉英

儿子决定从澳洲回国休假一个月。我问他,想吃什么,妈妈提前准备。儿子说,就想吃家里长的青菜。

我家南面一块自留地上,我一到秋天就种青菜,不洒农药。冬天的早晨,每棵青菜都顶着一头白霜,脆弱得不敢碰;到正午,阳光暖暖地照上去,一个个又精神抖擞了。傍晚,将那青菜铲回家,就用油和盐一烧,赛过山珍海味。7月份,儿子那里正是冬天,他一定想起家里的青菜了:翠绿的,甜甜的。可我们这里是夏天,哪来那样的冬青菜呢?儿子又说,澳洲蔬菜太少,难得周末在市场上看到,所有蔬菜统一冠名为“中国绿叶菜”,买回来一吃,完全不是那个味。比如青菜,不管怎么烹调,都有苦味。我想八成应该是土质问题:一方水土养一方植物,橘子过了淮河就不是橘子了,何况不在一个大陆长的青菜?

儿子大老远回来, 就想吃个青菜,真是胃知乡愁。记得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被分配到离家100多里路的外乡,早上起来吃早饭,周围人都吃泡饭油条包子,我不习惯,我在家吃了十多年的穇子粥,冬天是玉米穇子,夏天是大麦穇子。那粥有奶的粘稠,还有淡淡的清香,不冷不烫的时候喝,就着小咸菜,那叫一个爽口!我家乡高田多,大米是稀缺品。考取大学的时候,家里人都说,这下子你天天有大米吃了。可我还是想念杂粮穇子。

有一次我写信给妈妈,说我想吃玉米穇子了,我妈居然去邮局寄了一袋子给我。我妈说,一袋子玉米穇子的邮寄费都可以买一袋子大米了,她心疼钱,但更心疼我,还是寄了。

眼下,儿子要想吃冬天的青菜,肯定是没有了。我只能用我的方式抚慰儿子的乡愁:我种一畦青菜。我挖掉菜园里正长着的一片土豆,让土在烈日下狠狠曝晒两天,然后施有机肥,再撒下种子。

感谢老天,今年7月份雨水特别多,那一块青菜居然长势很好。儿子回来那天,我把一大碗青菜肉丝汤放在儿子面前,说,这个天的青菜不好吃,只能烧汤,你一个人吃吧,我们不稀罕。儿子一口气将青菜汤吃个精光,说,妈,为着这么好吃的青菜汤,我真想回国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