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微说 | 心有张飞,细嗅蔷薇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0 15:50:18

  清高宗乾隆帝才是全国编剧最大的“金主爸爸”啊!在位59年提供的历史“素材”,到底“养活”了多少位编剧?我是算不过来了,但网友捋得清。他们看完了各种电视剧,画出了“明明白白”的时间线,甚至还“自主命题”写出了多道历史考题,考查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举点例子,已知五阿哥永琪长到了可以写字的年龄,那么同一年间的小燕子是否已经和萧剑分开?大明湖畔的夏紫薇琴棋书画学到了什么程度?再做道连线题,已知乌拉那拉氏为乾隆继后,魏佳氏为令妃,那么,这两人谁是“白莲花”,谁是“无耻小人”?

  看完题目,我已经开始自我怀疑了,白瞎了学生时代那么高的历史考分,我当真学过历史么?

  不能和编剧们较真。清代《清稗类钞》等掌故遗闻数量实在太多,加上距离现在的时间很近,所以“开脑洞”的确是极其方便的。然而,把同一时间段内的历史演绎成“罗生门”,会给观众带来不小的困扰。乾隆皇帝到底是“深情男主”还是“大猪蹄子”?小心观众精神错乱哦。

  基于正史的脑洞,其实是很萌的。网友“你猫哥说了”重温老版电视剧《三国演义》,就发现了新的萌点。偷袭瓦口关时,张飞在跋山涉水之余,竟然还有闲心给马头戴了一束野花。这个发现,引来了一众跟帖:“张老三有颗细腻的心。”“毕竟是会画仕女图的男人,文艺!”

  张飞的画功无从可考,《三国志》里关于张飞的记载字数少得可怜,但“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的评价,已经基本立起了人物的大致形象。雄壮威猛,万人之敌,这样的勇士彬彬有礼时会是什么样?“反差萌”的想象,让张飞多了一点浪漫主义气质。对这种气质的演绎,最合理的夸张来自京剧舞台。京剧《芦花荡》里的张飞,架子花脸的舞台身段动作中,糅合了不少旦角身段的线条和神韵,旦起净落,张飞的形象顿时亲切可爱起来。我们欣赏人物时,也就不自觉地带着微笑了。

  所以啊,编剧们要是没有过硬的历史功底,干脆还是故事新编吧。依我看,那张网络热图“朋克黛玉怒葬霸王花”就是个好素材。尊贵的“亲王”马伯庸连故事梗概都替你们写好了:黛玉把直裰往腰间一扎,卷了袖子,两只凝霜皓臂上青筋虬露。她略拿个稳步,纤纤玉指攥住大锄只那么一挥,疾劲直吐,一霎时将花妖凿得蕊崩萼碎,汁水四溅。正所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独把花锄汗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还有网友给这段故事配上了台词,干脆给劲儿,相当痛快:吃老娘一扁铲!  杨甜子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