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岚说心理 | 秋天的别离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1 09:22:57

有首歌叫“分手总要在雨天”,我想说“分别总是在秋季”。每年八月末,都是孩子离家外出读书的时候,又值夏秋交替时节,温度由火热转为寒凉,中秋等团圆节日也正在其间,空气里氤氲着某种莫名的惆怅。“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我是有离别情结的人。

小时候,爸妈把我放在奶奶身边带,他们大约一两个月回来看我一次。从记事起,我就要一次次面对父母回来欣喜若狂的幸福,和他们离开时撕心裂肺的痛楚,期待他们回来,又害怕他们离开。扒着手指,享受一天天相聚的幸福,又恐惧着离别那天的到来。但离别还是如期而至,看着爸妈整理好行装,把弟弟抱上自行车前座,我喉咙就如被塞子堵住。奶奶说,和爸妈说再见啊,我听到自己发出来的声音好奇怪,我知道,只要拔掉这个塞子,下面就是嚎啕大哭,但我不能哭,哭是丢脸的,亲戚和邻居的小朋友都看着呢。他们每次都嘲笑说,你们看啊,他们家文文又要哭了!于是我咬牙憋住。直到他们消失在路口,我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任眼泪肆意。离别就是,前一刻我们还共有这个空间,后一刻,水杯未凉,气息犹在,这里只剩我一人,空寂得窒息,似乎整个空间都向我压来,要把我吞没。

童年所有的记忆,压进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季节的气味飘过鼻端,情绪被纷纷唤醒。

一个自小有离别焦虑的人,送孩子去异国他乡读书,是怎样的折磨。记得第一次送孩子出国,机场离别,我强颜欢笑,但当他转身走向安检,我的眼泪便迸射而出。以至于后来,孩子便一定不要妈妈再去机场送行,就在家门口抱抱说再见!

有了些许心理学的角度,我渐渐在心里厘清,哪些离别伤感是我自己童年的惊恐,哪些不舍是与孩子的,与孩子的那部分,我再仔细端详,是自己对孩子在外的不放心,还是没了孩子陪伴、自己太寂寞因而放不下?

孩子终要走向他自己的世界。天底下所有的情感都以聚合作为目的,唯有亲子之爱,是指向分离。也就是说,父母的任务,是以养育孩子长大成熟到能否与父母心理上剥离,有力量走向他自己的人生作为考量的标准。就如从航空母舰,飞往自己轨道的卫星,就如从拉满的弓,射向靶心的箭。

父母在生下孩子后,便要开始作心理分离的准备。检验父母爱的质量,不是孩子是否能与你黏腻,而是孩子是否能与你分离。这是不易的。父母的伟大,便伟大在这里,一份为了分离而存在的爱。

我一位大龄生子的女友说,我以后才不会和儿子分开呢,我说他以后出去读书工作呢?她说孩子到哪里,她就去哪里。我想女友如此说,可能只是表达一份母亲浓烈的爱子之心,如果当真如此,我就有些为孩子担心了。有些孩子一生与父母寄居共存,他们如何活出自己全新的生命?而不让孩子有独立自主的人生,怎么算是爱?

孩子由我们而来,却不属于我们,他们理当有自己的人生和未来。

不仅如此,像我们有儿子的母亲,将要面对儿子将有一个他爱她胜过爱你,伴她一生超过与你在一起时间的女子。我们将收拾好自己小小的失落,由衷地为他祝福!因为我们身边有爱我们的老爱人,还有自己的工作、朋友和有趣的生活。家庭里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序位上,家庭这部机器方能健康运转。

今年,儿子选择在七夕情人节,与女友踏上了回去读书的旅程,挥别我的“小情人”,让他去到他真正的爱人身边。 秋天,让我们收拾好离别心情,挥手道别,不必追!

关于作者

图片

文岚 江苏广播FM997金陵之声著名情感心理DJ,二级心理咨询师。被誉为“南京上空最温柔的声音”。

 

来源:扬子晚报心理周刊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