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靠近北极过夜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4 17:08:33

  夏日中午,从纽约纽瓦克机场登机,向西飞三小时抵丹佛。丹佛机场极大,据称是世界第一。飞机直线向前,徐徐降落,因四周面积广袤,全是荒无人烟的平地,故用不着盘旋急降,耳朵便无一丝不适感。此间燥热异常,大约有摄氏三十五六度,下飞机走廊桥,也感到空气发烫。

     稍事休息又起飞,两个半小时后抵西雅图。歇一会,又往北飞三个半小时,这才飞到北极圈附近最大的城市安卡拉奇。时值阿拉斯加时间晚上八点四十,太阳却不肯落山,仍然老高老高地放光,令人不可思议。从舷窗先是看到莽莽雪山,渐渐转绿,湖泊、河流、海岸依次出现,美不胜收。降落时,看见大片绯红色不知名花朵,遍布宽广的停机坪。

     候机大厅有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白熊,标本,作直立状,近三米高。橱窗里还有一些鱼类、豺狼和狐样小兽的照片。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飞机非常有特色,其公司名目不是像通常的拉丁字母那样用工整的印刷体写出来,而是用汉语草书般粗犷有力的笔触在机身一挥而就。机尾用朴素的黑白两色勾勒了一位貌似爱斯基摩老人的头像,满脸英武、坚毅。细一想,这老人头像其实也是西方文明策划出来的,是披着粗布的文雅,是故作草率的精巧。

     租一辆新款别克车,特地选了墨绿色的车漆,意在给白色的阿拉斯加添上一点生机。有没有搞错?工业和自然,谁更有生机?行驶十英里,在桦树街一居民家下榻,收银六十五美元。以当地的物价权衡,已算很便宜了。女主人凯瑟琳,年轻健美,有运动员气质。养狗五六条,肥壮多毛,遇生人狂吠不止,凯瑟琳轻叱一声,即刻安静。

     气温已明显下降,大约摄氏十度左右。有寒意。想想纽约、丹佛那里的人们,还在夏日的燥热中流汗。

   凯瑟琳的庭园宽敞,广植鲜花,花朵奇大,状如中碗,红黄粉三色竞妍,煞是绚丽多姿。觉得像幼时在沈阳见过的一种花,顽童们称之为“玻璃脆”,花叶均可食,酸如灯笼果。请教凯瑟琳,她不假思索,在我的日记本上写出一词:BEGONIA。一查袖珍英汉词典,正是“玻璃脆”,学名秋海棠。只是沈阳那个,大多是盆栽,比这里的小多了。院中还有另一种更为浓艳诱人之花朵,我猜想,应是鼎鼎大名的罂粟花。

     晚上十时半了,天还未黑,令人有神奇之感。女主人说,现在每天只黑六小时,是一年里真正的大好时光。她喜欢体育,几乎天天收看电视里的体育节目。知道我们中国的跳水女明星,甚至知道我们的女足,真是叫我大吃一惊。

     我问凯瑟琳,美国人一般对足球不甚关心,何以她的兴趣这么大,而且关注的居然是默默无闻的女足。凯瑟琳说我错了,在美国,女足恰恰比男足厉害,影响相当广泛,可以参赛的正式运动员很多,大约有几百万之多。我以为她说走了嘴,她又重复一遍,说的还是几百万。

     此间住户从不锁门,小偷似不多,再说也有狗。夜里太亮,窗帘又太薄,眼睛就不大适应,但是皮肤却很高兴,空气凉爽,被褥也舒适,渐渐就睡着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地球这么靠北的地方过夜。作者刘齐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