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鸟儿不怕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2 14:32:57

   自从院子里有了鸟窝,就有点矫情起来:一大早,蓬头垢面的,先去看看鸟儿在不在,倘若看见一只尾巴,在树叶间一翘一翘,心里就欢喜,要是看不见,就赶快向先生报告:“鸟儿不在,是不是跑了?”先生说,估计出去找食了,别烦。我爱惜来到我小院里的任何一个生命,哪怕它是一只鸟,既然有幸到来了,我希望它的选择没有错:不是世外桃源,但至少是一个安稳的所在。

     鸟窝就在桃树上。桃树下有石桌,一早一晚,我们就在石桌上吃饭。捧着一个玉米棒啃着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一只白头翁飞过来,停在树顶,东张西望了一会,飞进枝桠间,许久不出来。我先生说,恐怕有鸟窝。然后我们仔细寻找,果然找到一只,有密密层层的叶子挡着,不留神很难发现。

     我每天关注鸟窝。有一天下午,我偷偷架起人字梯,爬上去看到鸟窝里有四只蛋,惊飞了鸟儿,它好半天不来。这愚蠢的行为被我先生一阵批评:鸟儿最怕人类打扰,好好的你去看干什么?我提心吊胆,一直祈祷鸟儿再来,心里告诉它我不是偷鸟蛋的,我仅仅是好奇,我没有任何不良居心。我先生说,你今天就不要老出去看了,让它自己慢慢消除恐惧,说不定夜里会回来。第二天我起来,第一件事去看鸟儿回来没有,谢天谢地,我看到鸟窝里尾巴一翘一翘!

    从此我只坐在石桌旁,远远地看着鸟窝。不知何故,它总是尾巴朝着我,对我一脸不屑,我只能瞻仰它的尾巴。好在它不反感我窥视它的私生活,我坐在桌子旁边的时候,它照样跳进窝里;我丢几粒米在石桌上,它趁我不在来吃,心安理得。

    有一天早上8点多钟,我在桌子上剥毛豆,它在气定神闲地孵蛋——我们都在认真工作,为自己和他人。突然,它“嗖”一下从窝里惊飞出去。我随即听到了一阵鞭炮响。

     是隔壁邻居,刚刚添了个孙女,母女二人从医院回来了,放了五千响的小鞭迎接一下。他们家孩子早产,在医院住了20多天,出院了,全家欢喜异常。噼噼啪啪声让我心慌慌半天:鸟儿还会回来吗?要是不回来,那蛋怎么办呢?

     我只有等待,像等待离家出走的孩子。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看见鸟窝里又有尾巴一翘一翘的了。我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对孩子不离不弃,是母亲的天职,哪怕它是一只鸟!

    隔壁孩子快满月的时候,在大路口拉起了彩虹门。本地风俗,办喜事至少放两万响的小鞭,还有大炮,还有烟火。我估摸着小鸟快出世了,不知道在鞭炮齐鸣狂轰滥炸之中,鸟儿怎么承受?想了又想,我找到隔壁大哥,说,放鞭炮的时候,能不能跑远点放?我家桃树上的白头翁就快出生了。大哥一听,笑了:“你家鸟儿满月的时候请我吃红蛋不?我们家也担心孙女怕鞭炮声呢,准备到村头广场上放去,到时候请你去看烟火哦!”我说,一定去!作者微笑的草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