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我独爱杭州这一隅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4 10:05:49

都说杭州最美是西湖,我到杭州,西湖可以不去,却一定要去西湖西北角的风景名胜区。那里就是山峰连绵的山区,老实说,说是大山有点夸张,与真正的大山相比,它们只能算是小弟弟小妹妹。但说那里是丘陵地区,似乎又不合实情,山就是山,不仰头你看不到山顶,像飞来峰、文碧峰,倘若靠两条腿攀登,没有一两个钟头你也登不了顶。

西湖当然是美的,且不说在湖畔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诗篇,痴男神女创造的爱情故事,帝王将相演绎的历史变迁,就是只面对如镜映天的一湖碧水,你也没有不喜欢的理由。三十八年前,我还是苏州大学中文系大二的学生,因为鲁迅作品是中文系必修课,学校安排我们去伟人的家乡绍兴参观考察半个月。一夜航船,我们在苏州到杭州的轮船上夜不能寐。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那时的大学生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一腔抱负。我随身带着一本介绍杭州的小册子,内容主要是讲解西湖名胜和典故,在杭州逗留,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坐公交车直奔西湖,拜岳庙,驻断桥,仰望雷锋塔,俯观花港鱼,立于苏堤之上,满腔热血,对人生对爱情充满遐想。

那是我们最美好的年华,如今翻看当年留下的黑白照片,青春的记忆恍若昨日。

重游西湖,已经是二十几年以后,那一年暑假。在浙江大学培训,天热,白天需要上课,饭后才有时间出门。西湖已经焕然一新,沿岸的树枝上红蓝绿灯光变幻,璀璨的灯光几乎照亮了整个湖面,水色随灯光变幻,宛如仙境。而湖畔的马路,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踏上白堤,人流如潮,几乎只能推背而走,汗味、香水味盈满鼻间。那时我已届中年,家中老人体弱,孩子面临升学,自己事业无成,心事日增。陡然觉得,这喧哗的西湖虽亮丽,却不是适合我的去处。

图片

杭州九溪十八涧的景色自然天成

好在这大千世界,只要你寻觅,总会不被辜负。就是那次培训期间,我发现了这一块风景名胜处。雨天,我和几位同好撑着伞,沿着九溪十八涧漫步。路是山路,溪是小溪。走一会儿,鞋底粘上了湿土,得扶着树干,用石片刮一刮。走一程,停一停,正好歇息,并不嫌这泥巴的耽搁。小雨淅淅沥沥,溪水却因此雄壮了不少,折叠处“咚咚”作响。佇立溪边,山水清澈,我的老家是在固城湖边,听到水声,总忍不住要看那水中有没有鱼儿可抓。平原上的暴雨季节,流水中鱼儿喜欢逆流而上,是我们儿时抓“上水鱼”的欢乐时刻。山溪中却寻不到鱼的踪影,转念一想,有这溪水一路作伴,久居城市的我亦应该知足。

写这篇文章时,我正在中国作协的杭州创作之家休假。创作之家所处的位置极佳,一侧是灵隐古寺,一侧是飞来峰。正是旅游旺季,白天熙熙攘攘,游客甚多,傍晚的时候我便拣僻静的天竺路上行。我这样的年纪,攀山怕伤了膝盖,跑步怕扭了脚脖子,沿着山间的小路漫步,正是我身心的喜欢。这一路,近处是葱笼的茶园,远处是连绵的翠竹,鸟声虫声加上溪水声,与我心相印。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美“偃然寢于巨室”。年轻时我们壮怀激烈,追求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到了知天命之年,人开始追求宁静,畏惧喧嚣,这才明白,在天地大美面前,人对自然的侵扰是多么浅薄和无礼。

 

关于作者

图片

余一鸣 南京外国语学校教师,中国作协会员,江苏作协理事,曾获人民文学奖、紫金山文学奖等十多个文学奖项。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