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退群”那点事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4 16:40:17

文/陈茂生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圈子。“群”是时下最热的圈子,尽管虚拟却证明“相遇与相处有完全不同属性”的观念,也体现“人越多交际质量越差”的法则,所以就有“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面对想退又不能退微信群”的感慨。

 “与前男友在一个群里,看他天天在群里嘚瑟我很无语;群里都是关系特好的朋友,退了不合适、不退太尴尬、太纠结。”某姑娘很郁闷。

离职了,或者到竞争对手处高就,会被原先工作群的“群友”视为奸细、卧底;主动走人有点不舍,等着被“踢”又有点不甘。

原本品味相同的群,竟会冒出些不合口味、不尴不尬的“东东”,再加些莫名的广告骚扰;同流合污能获得些许信息,拂袖而去会得罪朋友同好,所以难以定夺。

移动互联把人际交往24小时掌控在手;于是同学同事客户闺蜜旅游吃货……各种群在热情地“请君入瓮”或“阴险地”拖人下水。有人总结,当下若无“群”等于“白活”、只有一个的有点土、二到三个的很传统,四到五个的蛮正常,五到十个的差不多,十到十五个的有点忙,十五到二十个的有点乱,二十到三十个的有点累,三十个以上的是瞎掰……据说最多有200个还打不住,感觉“有点吓到宝宝了”。那些“开张”不久便如风而来、如云而散的“僵尸群”,退了也就退了;一旦遭遇话不投机、口味甚重的,或请帮忙投票的活纷至沓来,放弃还是坚守,便是个蛮纠结的问题。

“不与意见不值得尊重的人吵架。”某老外大师如此说过。“退群”最经典理由莫过于“惹不起还躲得起”;移动互联时代鼠标点一下便没了踪影;再则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无人能够厘清世上有多少群;或者“话不投机半句多”,与其憋气不如永远不见,趁早就此“告辞”!要么如海上童谣所唱:不睬就不睬,睬侬个大头菜,“泡饭+大头菜”本土普通人家早餐标配,价廉的大头菜始终是“掉价”的代言品;最矜持的莫过于:我悄悄地离开,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也有发布“告全体群友书”宣布就此了断的,动静很大其实就酸不拉几的几句话。

虽说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但世上绝无退不了的群;退与不退,其实是在得舍间权衡。换个角度看,退群如同经历邂逅、热恋、激情的“一夜情”,天亮就该走人;或是打破思想的桎梏,告别自以为是的群主群友,为此伤感是幼稚、踌躇是小资;顶多算作关上一扇多余的窗,自我流逐做个悠哉的看云听风者,不用担心因此与世界格格不入,原本那些歪歪唧唧都成一堆毫无意义的数码;也可与朋友直接链接,继续欣赏一个个春暖花开……不也很好?也像晚秋的田野,在一片不深不淡的阴影中经历沧桑迎来寒风凛冽的冬季,品尝那一点点的沧凉和诗意。

宣布“退群”的通常会得到很多劝慰与不舎,越如此便越发执意要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主宰不了谁。可能许久不见,偶尔有人会问某君怎么“失联”,咋不冒个泡?仅此而已,而群里该说说、该笑笑,少个人无关每天的喧闹。

退群的事,真走了也就走了,要回来也能回来;不用太认真也不能太不认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