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我从来没有抵达你心里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24 17:05:53

搬了个地方住,苏蔓出差一段时间回来,一池就把那个小空间换了模样,其间根本没打电话询问苏蔓的意见。回来打开门的那一刻,她恍然以为走错了地方。一池的解释是给她惊喜,她的眼里和心里却落了惊慌。因为她知道她并不是住在一池心里的那个人。即便此刻她拥有这具躯体,即便曾经他也深情注视过她,即便曾经他也满嘴蜜语送与她,可终究还是抵不过骨子里的那些习惯。

苏蔓打开过一池的电脑,看到文件夹里他记录的一些廖美丽的喜好。所以这个小空间的装饰苏蔓知道一池完全是按照廖美丽的喜好而完成的。想着他去买这些材料,用心摆放,操心完工的时候满脑子想着他前妻的时候,苏蔓彻底崩溃了。可,苏蔓该用什么口气去质疑一池呢?曾经她看着一池憎恨廖美丽没有看护好孩子因此让孩子遭遇横祸的那一刻她顺势插了足。苏蔓以为一池恨透了廖美丽,这个女人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为了在书店找寻一本书而孩子跑到路中央都不自知。那是一段惨痛的回忆。很多个夜晚,一池难以入眠,甚至压抑地哭泣。苏蔓一心只想温暖他,用自己的怀抱,用自己的真心,用自己的耐心。男人也是脆弱的,也是需要倾诉心声的,也是可以让眼泪肆意流满脸颊的。记忆太深刻,怨怪太汹涌,以致一池最后选择了离开,尽管廖美丽百般哀求,甚至跪在了苏蔓面前。苏蔓怎肯轻易放手?这个男人,她仰慕了太久,这次定要牢牢抓住。分手的那一幕,一池落泪了,廖美丽痛哭失声。后来苏蔓也哭了,为自己苦尽甘来的爱情。

阳光很正,苏蔓站在橱窗外有些眩晕。咖啡馆里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印在她眼睛里,烙痛了她的心。她想起前天晚餐的一幕,一池喃喃说,美丽,你喜欢的烤翅,再吃一只。当苏蔓抬头,才看到一池尴尬地举着烤翅,察觉苏蔓惊愕的表情,一池虚弱地说,苏蔓……然后再也没有下文。书上说,潜意识的东西是最真实的,最能反映一个人内心真实的情感。或许一池自己都没想到,他潜意识的大脑皮层时时刻刻想着廖美丽,而苏蔓,却从来没有在他心上扎根过,即便两具躯体那么疯狂地纠缠也抵不过时光落在心底的爱恋。然而,苏蔓还想赌一赌。她躺在浴缸里割了腕。剧情按她所想,一池奔过来,呼叫救护车,然后是一池焦急的目光……一池问,怎么这么傻?苏蔓回答,爱就是飞蛾扑火。伤好了,出院了。苏蔓要求一池背着她走回家。很长很长的路,一池没有说累,但是也没有说话。晚上搂着一池,苏蔓觉得踏实。她想,他再也不会从她身边溜走了吧。接下去,她要争取说动他跟她结婚。

再一次看到两人在街头漫步的身影,苏蔓又一次以死要挟,要婚姻,要感情,要陪伴。烛光摇曳,这样的氛围本是浪漫,可一池不配合。这个晚上,一池说了很多。苏蔓只听到一句,他说,他爱廖美丽,即便恨也出于爱,他没办法欺骗自己的感情。苏蔓尖声质问,那为何要招惹我?依然是关于廖美丽的答案,因为你像年轻时的廖美丽,充满活力、阳光。让他产生了错觉,犯了错。可是习惯早已根植,他脑海里,他心上的爱人是廖美丽,他每时每刻都在想念她。他不会结第二次婚,不会。他强调。

苏蔓知道这一次自己彻底输了,从头至尾她从没占据过他的心。深夜,她抱紧自己,再也没有了要死的念头。即便死在她爱的人面前,她在他眼里也是卑贱的,不值他多看一眼。所以,擦干眼泪好好活吧。只是,要找到一颗跟她相融的心该有多难!  唐晓峰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