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哈什蚂和癞宝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0 13:22:22

  有一天,二舅约父亲去捉哈什蚂。

  哈什蚂是满语,现在多喊作林蛙,属于长白山和大兴安岭山脉的特产,从它身上提取的蛤蟆油被称为“雪蛤”,是上八珍之一,非常美味滋补。林蛙夏天在山上吃虫,入冬前会从山上下来,寻找水源越冬。我们的村子没有河,只有三口井,其中一口井远离人家,在大山深处,二舅的计划就是去那碰碰运气。

  俩人拎着水桶扛着扁担兴冲冲地出发了,敲碎井里的薄冰,轮流向外打水,花了很长时间将井水淘干。想象中群蛙云集的场景没有出现,二舅在井底摸索了半天,最后无奈地拎着一只林蛙爬了上来。

  母亲炒了两个菜,二舅喝完酒走了,唯一的战利品被扔到水缸中养着。

  姐姐对小动物远没有我这么热爱,所以,这只林蛙成了我的专宠,没事就趴在水缸上观察它半天,看它蹬着腿在缸里转着圈的游泳,不时探出水面呼吸,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感觉有趣极了。

  转眼到了春天。傍晚,姐姐从姥姥家回来,炫耀吃了什么好东西。我立刻反击道:“那算什么,我一会儿吃哈什蚂呢!”父亲在灶间做饭,以为我是认真的,随手将林蛙捞出来扔到了锅里,很快用小碗端上来了:“哈什蚂来喽!”

  我瞬间呆若木鸡,嘴巴越张越大,眼泪哗啦啦往外流,哭得肝肠寸断。父亲尴尬地端着碗,恼羞成怒地喝问:“你吃不吃?!”

  不得不承认,林蛙真的特别香,我含着泪吃完,心中冰火涌动,悲喜交加。

  雨季来了,院子里闲置的大缸积了半下雨水。一天,父亲在院中喊我出去,将手中的一个大叶子展开,露出里面包裹的东西:“呶,放在缸中养着给你玩。”

  一个土黄色的家伙气鼓鼓地站在叶子上,浑身长满了疙瘩,被父亲“噗通”扔到水中,半天才浮上来。没错,为了补偿我对哈什蚂的缅怀,他老人家给我捉了一只癞蛤蟆!

  父亲即兴给我讲了一个《刘海砍樵》的故事,说的是一只金蟾会口吐白光,有缘人乘着这道白光会成仙得道……小孩子容易被催眠,虽然这只蟾蜍的外貌让我颇有忌惮,但还是接受了这位新朋友。

  雨水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生了许多红色的小虫子。癞蛤蟆饿了就以它们为食,吃饱了就懒洋洋地摊开四肢,像一块烂肉般伏在水面上。它还不时对我翻一下白眼,很看不起的样子。

  有月亮的晚上,我也会到院子里观察它一会儿,看它是不是会吐出白光来。蟾蜍被盯得不耐烦了,缓缓划了两下水,把头转到了另一边。

  一场暴雨过后,我趴在窗台上向外看,忽然发现一个笨拙的身影在院子的积水中向前缓缓移动。

  “啊?!”我大叫一声,飞快地跑了出去。只见水缸被雨水注满了,蟾蜍顺势跑了出来,正不慌不忙地向前爬去。

  家里没人,我孤立无援,只能傻乎乎地跟在后面,不敢伸手去捉。癞蛤蟆的步伐缓慢而坚定,终于从篱笆的缝隙中钻了过去,在我的哭声中消失不见了。

  长大后,某日读到浙江作家顾坚写的小说《元红》,里面提到,他们那里把蟾蜍叫做癞宝,我立刻觉得非常亲切。这才是一个宠物该有的名字。作者顾敬堂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