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城在山水中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1 09:57:11

 图片

柳州全景 图片来自cfp

一个人驻足于柳侯祠的大门前,可惜由于施工维修,柳侯祠不再对外开放。祠北拜谒“河东先生”的衣冠冢,依稀又看见柳宗元跨越千年的孑然青衫。

初中时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记得书中有一篇文章名为《柳侯祠》,令我记忆颇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小的柳侯祠浓缩着我对柳州这座城市的全部印象。即便是刘三姐响遏行云的歌声,也比不上这座灰瓦粉墙的柳侯祠在我心头的分量。

放下背包,在东厢的碑廊内等待阿娇。阿娇不是我的情人,而是几个月前在凤凰古城邂逅的朋友。那时,我在凤凰古城的客栈当义工,没事就经常跑到隔壁的陶笛店玩。有一天,在店里“艳遇”了两位被笛声吸引进来的广西姑娘,其中一位便是阿娇。开始她们还把我错当成了店员,之后一来二去,大家便成了朋友。

阿娇是土生土长的柳州人,属于骨子里都透着善良的那种姑娘。由于父母离异,现在她只能和继母住在一起,再加上父亲常年在外,这日子过得可想而知。即便这样,阿娇也从不抱怨什么,只是默默承受着一切,还总是像姐姐一样关心照顾着所有身边的人。

由于路上堵车,直到晚上六点半才和阿娇见到面。跟着她穿大街过小巷,只为了品尝最正宗的螺蛳粉。广西的主食多为米粉,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招牌米粉,例如南宁的老友粉,桂林的桂林米粉。而柳州的招牌,便是这螺蛳粉。没吃过螺蛳粉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其实螺蛳粉里并没有螺蛳。之所以叫螺蛳粉,是因为秘制的汤汁皆是由螺蛳熬制而成的缘故。

一碗热腾腾的螺蛳粉端上来,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它的香,而是它的“臭”,这一点倒很像我们南京的臭豆腐。螺蛳粉这种独特的酸臭味,是来自一种叫作酸笋的食材。吃得惯,这碗粉就是鲜香无比的美味佳肴;吃不惯,这碗粉的味道光闻着就足以让人作呕,更不要说品味了。一碗螺蛳粉连汤带粉灌下肚,四肢百骸顿时舒爽。

古时的柳州一直是岭南的文化重镇,光阴辗转,现在的柳州更多时候则是以一种西南工业重镇、广西第一大工业城市等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出乎意料之外,当我真正置身柳州时,才知道这座著名的工业城市居然也是一座山环水绕的大花园,之前对工业城市心存的芥蒂顿时一扫而空。城在山水中,山水在城中,这是我初到柳州,对这座山水之城的第一印象。

吃完螺蛳粉,去旅馆放下行李,和阿娇在柳江之畔的沙滩散步。星月朦胧,夜色正阑珊,五光十色的灯火将这座美丽的山水之城装饰得更加妩媚多姿。隔江相望,对面灯台山上金光晃耀的仿古建筑便是当地的文庙。当年柳宗元被贬柳州时也曾重修过柳州文庙,并亲自撰写了庙碑。然而阿娇却不喜欢那里绚烂的灯光效果,她说读书学习的地方不应该弄得这么富丽堂皇。

柳州城里有一座马鞍山,因形如马鞍而得名,是市区内最高的一座山,联想到离家乡不远的安徽也有一座马鞍山,相传那里是西楚霸王乌骓马的马鞍化成的。阿娇说,晚上可以在山顶俯瞰柳州全城的夜景。

柳州位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的最南端,刚入四月但天气已颇为炎热。爬了没几分钟,衣衫便已湿尽,向来不拘小节的我索性赤膊而上。二十分钟登至山顶,俯瞰满城山色曲水环,处处霓虹,如同一幅深浓浅淡的立体画卷在脚下铺开。

关于作者

图片

清风剑 土生土长的金陵人氏,自幼酷爱传统文化。2013年研究生毕业以沙发客、义工、徒步、搭车等形式云游中国,所见所感结集成《天地五岳》出版。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