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呼吸大洋的鼻孔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1 09:57:04

 图片

广场的地面用蓝白石块铺成弯曲的波浪条纹,站立其上,恍如置身于茫茫大洋的惊涛骇浪之中。

里斯本坐落在欧洲大陆最西端,塔古斯河入海口处。河口外就是大西洋,河口内是一个长约二十英里,最宽处有十英里的内湾;这个河口像个袖珍版的直布罗陀海峡,里面那个作为天然良港的内湾,可视为一个迷你的地中海。在河口南岸的山上,有两个仿佛是从别处搬来的世界名胜:

一个是跨越河口连接两岸的大桥,其颜色、形状与旧金山金门大桥几乎一样,却有一个别致的名字:“4月25日大桥”,这是为了纪念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人民推翻军人政权的和平革命。另一个是矗立在大桥右边不远处高达110米的基督像,其造型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基督像也几乎一样,他高踞山顶,摊开双手,以慈爱悲悯的目光注视着山下城市里的芸芸众生。两个建筑的原型都来自大洋彼岸,恰表明了这座城市与那一片大陆有着割不断的历史渊源?

大桥左边河口变宽处的岸边,矗立着里斯本的地标建筑贝伦塔。它在历史上扮演过要塞、海关、灯塔、电报站、监狱等等角色,但它最重要的身份,是地理大发现时代航海家们出发的起点和回归的终点。大航海纪念碑位于贝伦向内不远处的河岸上,纪念的是一个航海大发现的时代,记载了葡萄牙航海家们开拓海洋、发现世界的光荣与梦想。纪念碑是帆船的造型,达·伽马、哥伦布、麦哲伦等航海家、传教士、将军、科学家、水手等都站立其上,成为一组群像。广场的地面有两大特点:一是碑前有一块彩色大理石拼嵌的地球图案,表明航海者们在这个圆形大地上进行的种种探索;二是整个广场的地面用蓝白石块铺成弯曲的波浪条纹,站立广场上,恍如置身于茫茫大洋的惊涛骇浪之中。

在葡萄牙,你会发现,不光这个广场铺的是蓝白波浪形条纹;里斯本的另一个著名的岸边广场——贸易广场,铺的也是蓝白波浪形条纹;海岸边的另一个小城卡斯凯什的岸边广场,铺的还是蓝白波浪条纹。蓝海,白浪,大洋的波纹,是多么深刻地印入了这个国家的历史!且不说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那光荣属于西班牙;也不说领导了环球航行的麦哲伦,他虽是葡萄牙人,率领的却是西班牙的舰队;就说一说将其光荣归于葡萄牙的达·伽马吧——他的雕像就高高站在大航海纪念碑后面的帝国广场上,他率领远洋舰队绕过非洲好望角,到达了真正的印度——而不是哥伦布以为是印度的美洲!而他的后任者卡布拉尔在前往印度途中,因在西非海岸一带乘着季风驶入大洋过深过远,竟意外驶到了南美洲的巴西,使之成为南美洲一堆西语国家中唯一讲葡语的大国。

哦,葡萄牙,众多航海家的故乡!在谷歌地图上,我利用缩放功能来观察它的地理位置与版图形象。用拟人化的眼光,我发现由西班牙和葡萄牙组成的这个南欧半岛就像一个人头的侧面剪影:西班牙的部分是头部,是向上和向后飘扬的头发;葡萄牙的国境线勾勒出的恰是颜面部分,上部的波尔图是前额,西班牙的拉科鲁尼亚地区好像覆盖着前额的卷发;下部的阿尔布费拉地区是下巴,那尖尖的海角恰像一撮翘起的山羊胡;波尔图下面的科英布拉是眼睛;阿尔布费拉上面的塞图巴尔是嘴巴;里斯本地区则向外凸出成鼻子状,塔古斯河口就在鼻孔的位置,而且就是一个海与河的通道,里面的内湾不就是鼻腔?而欧洲大陆最西端的罗卡角,恰是鼻尖。这是一张向西眺望的欧洲面孔,有一只了不起的鼻子,鼻腔里呼吸的不是陆地气息,而是未知大洋上的长风巨浪!

如果顺着罗卡角这个鼻尖的方向一直向西,隔着大西洋,美洲大陆与之相对应的那个地方,正是纽约。

 关于作者

图片

邓海南 当过军人、工人、报人。先为诗人,后为剧人。现为一写作之游人。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