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摆了个摊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1 10:58:08
那一年我刚过四十岁,有点儿沮丧。感觉从青春期,直接就更年期了。人生最美好的憧憬,只剩下黄昏恋了。
 
有天多喝了两杯,突然想起遥远的过去未曾实现的梦。我问朋友阿伟,心里还有没有梦想?阿伟认真思索一番,答道:有。我的梦想,是天上掉馅饼。我说这个不算,再说一个。阿伟想了想,又说:最好是羊肉馅儿的。你看,我就喜欢他这个朴实劲儿。
 
我的梦想是开家书店。不过开一家像样的书店投入太大,风险也大,再说还得上班,这梦想一直没有照进现实。眼看着我的梦想陪着我一年年虚度,就他这个年纪我这个岁数,真是不甘心啊。
 
我对阿伟说,书店开不成,咱就摆个书摊呗。阿伟一开始是拒绝的。我说咱们可不是普通的摆摊,咱们是传播文化。阿伟说我没文化。我说你放心,我有。
 
一干才知道,敢情摆摊界学问挺大的。首先要选对地方。第一天选在了一个菜市场门口,熙熙攘攘的,挺热闹。我让阿伟负责从面包车上把一筐筐书搬下来出摊,我去找市场管理办手续,顺便买俩馅饼。回来时书摊前已围了不少人,正在翻翻拣拣,我挺高兴。再一看阿伟,我更高兴了,他正蹲旁边伸长舌头猛喘,凶狠的眼神让我想起赵家的狗。
 
其次要有耐心。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人是不少,可老年人居多,看的多买的少。一位大妈问我有没有菜谱,我翻了半天,递给她一本袁枚的《随园食单》,还是繁体竖版的。我向大妈介绍,袁枚是清朝有名的大诗人,美食家。大妈不乐意了,说我要的是营养食谱,回家给孙子做饭用。
 
还有位大爷想买本《周公解梦》,我帮他选了本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告诉他前者是封建迷信,后者才是科学。大爷急了,说外国人能憋啥好梦,我要的是咱中国梦。
午后的街上行人稀落,光顾书摊的更少了。有的稍一驻足,一看是卖书的,转身就走。我和阿伟寂寞难耐,不禁回想上午的热闹,哪怕看的多买的少,也比无人问津好啊。
好不容易来位老兄,站在摊前,挑出一本书,一会端在眼前,一会举得老远,看了半天。我无比期待,又怕打扰他这片刻阅读的享受。他忽然放下书,对我说道:老了,眼都花了。摇摇头,无限唏嘘,走了。
 
又来了位女士,停下自行车,开口问道,有没有卖床上用品的,逛了一圈都没找到。我差点儿说出来我就是啊,还好忍住了,只是含泪摇摇头。
 
目睹这一切的阿伟看着大嫂健硕的背影,夸我做得对,避免了江湖上的一场血雨腥风。我趁机教育阿伟:人生啊,就如摆摊,有起有落,要耐得住寂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阿伟说你闭嘴,我饿了。我顺手把《随园食单》扔给他了。
 
好在我们有的是书。阳光透过树荫,铺满书摊,也洒在肩头。我们俩一人捧本书,物我两忘,暂时忘了羊肉馅儿的馅饼。等我再一抬头,不知不觉已经天近黄昏,街上又热闹起来。下班的,放学的,把小小的书摊围得水泄不通,我们俩应接不暇。阿伟忙得一头汗,捏着一把零钱,热泪盈眶对我说:这里的人民,太有文化了。
 
天马上要黑下来了,买书的渐渐散去。暮色下我和阿伟算账收摊,倒也小有斩获。毕竟爱书人还是有的,就连那本《随园食单》都被人买走了。想想这人生第一次,还是比较欣喜的。阿伟的心情也是无比豪迈,对我说:明天去辞职吧。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