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夏天的心思很复杂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1 13:25:49

南风下班回到家,家里像遭了贼似的乱。夏天浓密的眉毛上挂着汗珠,慌乱地翻箱倒柜。南风又好气又好笑,准备吓他一下。没想到,南风的一声轻咳却让夏天这个一米七八的大男人险些摔倒。南风笑,这是自己家,你也不至于这么心虚吧!哦,对,出去了几天,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夏天眉毛上的汗成串地流下来,不答南风的话,拿起杯子冲到饮水机前手忙脚乱地接水,然后咕咚咕咚灌进肚子。

你猜猜,谁给我打电话了?谁?喝水的夏天立刻警觉起来,声音干脆利落。南风不说谁,瞅着他一个劲地让他猜。夏天一直用喝水来掩饰他动乱的内心。他怕杯子一离开他的嘴,秦初这两个字就会不受控制地蹦出来。

南风觉得没劲,说是她的小学同桌,竟和她联系上了。夏天的心终于不用再提着了,他放下水杯,一屁股陷进沙发,一门心思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浮沉。当南风问了他三遍结婚纪念日如何过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夏天说,你……你看着安排吧。他的声音颤抖,又潦草,一下子激怒了南风。你到底怎么回事?老实交代,出去了几天,真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夏天躲出去了,想要好好理理乱糟糟的思绪。第二天一大早,夏天回来了,眼圈红红的。他已经决定好了,要向南风摊牌。

夏天说,这一切都因为遇见了秦初。南风却一点也不意外,说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手机忘在了家里,我看了秦初给你发的信息。你没有什么好内疚的,是他先变了心。

秦初是夏天在大学的同窗兼好友,他们一起在图书馆遇到了s大中文系的南风,并一见倾心。他们都是工科高材生,很优秀,对南风关怀备至。南风不知如何抉择,后来三个一起读到了一首诗,其中一句:夏早日初长,南风草木香。从这里他们找到了答案,夏天决定退出,南风成了秦初的女友。三年后,夏天和秦初又分在一起到南方实习。半年后回来的却只有夏天一人。南风问,秦初呢?夏天说,秦初变心了,喜欢上了别人。为此,南风特意去找过秦初,找不到。多年来,南风和夏天提起过去的事,总会绕开秦初。南风不愿提,是因为伤心。夏天更不愿意提,是因为他怕。

夏天当年撒了慌。秦初没有变心,到现在都没有,这让他多恐慌啊!那天晚上,宿舍起了火,秦初执意要回宿舍去取为南风准备的礼物,然后生生地毁了容,一边脸成了核桃样。这样的秦初再也不肯见南风,宁愿南风恨他。

没想到多年后夏天又在南方遇到了秦初,完好的,和当年一样的秦初。那核桃样的半张脸去年在国外已经成功做了手术。不一样的是如今的秦初不再是毛头小伙,有了自己的事业,成熟又有风度。夏天的心很复杂。南风知道了真相,会离开他吗?但夏天还是决定把真相讲给南风。 文/耿艳菊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