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没人告诉你也不需要告诉你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1 13:33:39

文/叶延滨

无人提示之一,不见的好。这种事一般没有人告诉你,反倒是自己心里无意地提醒自己:见见就好了。见见就好,能在心里头发酵的念头,多是情之所至。人不是候鸟,不会返回老路,穿过半个地球来回地折腾。但人心像候鸟,恋旧情。旧情最易萌生者,旧情人,特别是初恋情人。相识相交于青春年华,回忆起来总似春风杨柳拂面。只是总忘了分手总有分手的原因,更是不曾想岁月会修改你记忆中的那些故事。记得我有位老师,一生磋砣,受了不少的折磨。平反重新担任教职后,与初恋女友成婚。那位初恋女友,曾不舍离他而与别人成婚。婚姻大概因为勉强,最后又回到独身。人们曾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佳话,描绘这场姻缘。哪知道,岁月厉害,在他们分开的二十年里,彻底地将对方改变成陌生的“怪物”。互不满意,互相指责,最后很快离婚。老师说:“不如不见,满心欢喜换来一场空。连回忆都丢掉了。”

让我体会到“不见的好”,是一次“同学会”。我出差回到我三十年多前读中学的小城,主人盛情,帮我把高中的同学们招到一起,搞了一场“同学会”。三十多年没见了,来者都兴高采烈。只是现场发生没预料的“事故”。当年的男同学,从少年变成老头,都还挂像,认得出来。当年的女同学,从花季少女变成慈祥太婆,一半以上对不上号。面对面喊不出名字,有的尴尬,有的恼怒,我心里一百个后悔:“不如不见,连当年的样子都模糊了。”是的,老天有安排。有的好东西,摆在前头,令人想得到手而前行;有的好东西,只能留在心里,让人不舍而成为回忆。不见的好,也是生活教给的一门艺术,这里头的分寸,就是一种珍惜。

无人提示二,不说的好。这个念头是因为最近同行中有几位相继逝世。虽是同行,品格和成就相去甚远。把他们的悼词放到一起,好像个个都是当代圣人。如果再把友人的追念文章读过一遍,更是难分伯仲。斯人已逝,其言善也,人之常情。只是这几位逝者我十分熟悉,读到他们几乎相同的悼词,我才发现“不说的好”,是个认真的事情。反观之,如果他们平时不是那么品行或有欠缺,颜值尚不达标,个个活得真像身后补发的那纸“鉴定总结”,仔细想想,倒是一件相当让人害怕的事情。如孟子所言:“非之无举也,剌之无剌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从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挑

不出毛病,PM2.5和三聚腈胺不伤其乐,上下称道,内外兼修,想一想也真让人可疑。其实我想起他们时,不尽是他们的好,记得清楚的还有他们的毛病。L先生的争强好胜,H先生的工于心机,L女士的小肚鸡肠,都让他们鲜活成一个人。人无完人,这个道理听过也说过,但摆到自己身边的人,却常常被“期望”成完人。在无完人的世界上,孔夫子选了两种人以为可做同道:“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孔老夫子真说得好,有进取心者,不是太不要脸者,均可与之为伍。

天天听人说“圆满”讲“全优”的时候,无人提示,只因静心读了几页好书,想明白了:其实,正是诸多“欠缺”与“不满”,让人生多了许多滋味。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