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乡谚无改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31 13:56:51

文/张学诗

亲切的,温暖的,闪烁着智慧与哲理的光芒,那是我故乡的乡谚。这乡谚,内涵与外延,都是丰满而绵长的。

“狭铁匠打狭锹,挖狭垡头望狭巷子里撂”。听着这一道绕口令,你就可以想象出这样的一幅画面:一位瘦瘦的铁匠,握一把狭狭的铁锹,挖一块窄窄的土垡,朝一条长长的巷子里,慢悠悠地撂……栩栩如生的形象,亲切悦耳的乡音,却没有一丝半缕佶屈聱牙的味道……

“过了冬,长一葱;过了年,长块田”。这里的“冬”,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冬至过后,日天渐长,夜天渐短。有多长呢?“一葱”,每一个白天,会增加一棵葱的长度。而过了年,这里的年,应该是春节,农历的新年了,白昼,就会增加“一块田”的长度了。这一句农谚,把带着些神秘带着些玄妙的“地理学”或是“物候学”的原理,演绎得如此的到位,而又到味。

“老日凯喝麻虾汤——呼哧呼哧的”。老日凯,算得上我的亲戚,是我叔叔的岳父,一位勤劳而又朴实的老人。

在那物质十分匮乏的时代,用“麻虾汤”下饭,已经是老人劳作后开心不已的美食了。我不知道,在我的故乡,丰乐舍的乡亲,从什么时候起,便开始传开了这句俚语;只是,春天,或是冬天,每到下雨了,看那雨势,听那雨声,一个个乡亲,总会慢悠悠地说,这天,又是“老日凯喝麻虾汤——呼哧呼哧的”了。“呼哧呼哧的”,对一位老人喝着麻虾汤这味美食的绘声绘色的描述,便是那雨势或是雨声的最好的诠释。

这位老人,去世几十年了,可这句乡谚犹在,和着这冬雨或是春雨,飘洒在我故乡的土地,既留名,又留声。也许,故乡的这一句俚语,对于这一位老人,便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朽”了……

“有福不享,落篷荡浆”。“荡浆”和“扬帆”,一个全靠手力,一个纯借风势,相去远矣。这句俗语,颇有些调侃的意味,针对的,是那些不会变通,不懂得因势利导、随机应变的人。这句俗语,或多或少的,带着些禅意,足可以让你慢慢地参悟。

这就是我故乡的乡谚。温暖的,亲切的,闪烁着智慧与哲理的光芒,每一次回故乡,总会清晰地回响在我的耳畔。乡音无改,乡谚也无改呀!而不改的,恰是一个个“鬓毛衰”的游子,对于它的亲切而又温暖的永远不变的情怀……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