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 | 此情曾有疾风掀波澜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3 22:06:34

 

男人说想静一静

春颖是在2014年夏天失恋的。那天她刚从北京出差打道回府,给秦数发了航班信息,许久没得到回应。回到家已是深夜,没看见秦数,电话亦打不通。脑袋里第一个想法是担心秦数出了事,急急忙忙往家赶,可是等她回家以后却只发现一间空荡荡的屋,不仅秦数人不在,就连所有关于他的东西都搬空了,原本满满当当塞着的衣服啊,配饰啊,甚至连卫生间里的洗漱用品也只剩下孤零零的单人份。

朋友听说这事后,一边安慰春颖别太在意,一边痛斥秦数太过决绝,毫无征兆地就结束了感情。不,其实是有征兆的,春颖这次去北京采访刚好撞上了秦数爸爸的生日宴,秦数问她能否把采访延期,毕竟老人家寿宴只有一次。但那个采访对象是春颖通过好几层关系才找到的,只此一次。她当时就说:“我回来给你爸赔礼道歉,工作的事不能耽误。”秦数就说:“那你去采访吧,赔礼道歉就不用了。”还有再之前,他也曾说要是她再不安分到处乱飞,指不定哪天回来就看不见他了。春颖没想到他这次动了真格,真的搬空了家里的所有东西。

春颖去秦数单位找他想把事情弄清楚,结果公司里的人却说秦数主动要求去参加广西一个两个月的项目,刚走。这般凑巧地错过,肯定是秦数故意的,春颖内心五味杂陈。后来秦数用微信回复了她,只说想静一静,具体的等他回来再说。男人说想静一静,那一定就是有了分开的念头。

小年轻的存在

在他去广西的第二个月,她在他的朋友圈频繁看到合照,是项目的另一个负责人。当一个男人的朋友圈里不断出现某女人的图片,那意味着他有心与之有进一步发展。

春颖看这段的时候,刚好在复印东西,忽地被人撞了一下,整个人砸向机器,轰的一声响,机器停止运作,坏了。撞她的人是张亚,新来的实习生,他对着复印机也是一脸无奈。

张亚说:“工作拼命的女人都有两个特点:要么刚跟男朋友分手,要么在努力奋斗准备遇见更好的男人,颖姐,你肯定是前一种吧。”春颖瞪了他一眼。

因为长久的饮食不规律,春颖的胃极差,那天她加班的时候忽然胃绞痛,整个人都在冒虚汗。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只是当时只要给秦数打电话就会有人救援,而且她在这座城市也没什么朋友,正在她犹豫是否打120求助时,张亚返回办公室取东西,她才得到解救。

 “你想做女强人是没错,但也得顾着自己的身体。”张亚眉头紧蹙,大抵是在替她担心,春颖忽然觉得,其实张亚也没那么讨厌。张亚还说,他一直蛮钦佩春颖的,那颗锃光瓦亮的事业心就像指路明灯一样指引着他。这般俏皮的比喻,惹得春颖忍不住发笑。

有些事不必要解释

张亚偶尔会带着春颖进入他的朋友圈,说是要让她长长见识。

尽管春颖尽量和张亚保持距离,但他总是无意识地渗透进她的生活中。新片上映的时候会喊她一起,音乐节开幕的时候又拖着她去,那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生活总让春颖觉得自己仿佛也才二十出头。只是每次回家后那不均匀跳动的心脏在提醒她:她与青春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朋友们都怂恿春颖,谈个时髦的姐弟恋试试,不能总在一棵树上吊死,要看得见整片森林,年轻一点的枝桠也是可以选择的。春颖当然没有跟着他们瞎起哄,但要说春颖真的一点都没有动心,那是假的。毕竟张亚带给她的生活,是秦数从来没有给过的,而且秦数总是嫌她事业心太强,张亚却觉得这样非常好,只有对自己负责对未来有担当的女性,才会努力拼事业。这些赞赏在春颖的耳畔,如入口的蜂蜜一般,甜了心房,心里自然滋生出一些不一样的情愫来。

生活里张亚的影子越来越多,想起秦数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毕竟是七年的感情,藕断了丝还连着,秦数偶尔还是会来春颖的睡梦里,两个人只是站着,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坐在她对面,也不说话。

那天,她从睡梦中醒来,觉得肚子饿便起身去厨房煮东西,刚开灯就赫然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人,那眼神竟与睡梦中一模一样。有一丝惊吓,有一丝惊喜,更多的是疑惑,她站在那儿好久回不过神来。最后秦数说:“你想去煮泡面吗?我来吧!”就像以前她无数个熬夜的夜晚,他都会主动去厨房煮上一锅粥或一碗面,她分明看见了秦数眼神里与以往一样的爱护眼神,仿佛之前两个多月的分手没有存在过。

秦数没有提起当初为什么走得决绝,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忽然回来,总之两个人算是和好了。不管爱情还是婚姻,有一条游戏规则很重要,看在眼里,藏在心里,有些事不必要解释得那么清楚。

总有尘埃落定的一天

以前,秦数只是偶尔送春颖上班,可是自他从广西回来,居然天天送她上班,而且比以往更加关爱她。也不知道秦数心里藏了什么鬼,春颖总觉得蛮奇怪。

直到那天,她与张亚聊着天从大楼走出来,刚好撞见在门口等她的秦数。秦数的眼神一直瞅着张亚,那表情严肃得仿佛要把人抓起来训一顿。“你跟那小子很熟?”秦数问。“一般吧,同事而已。”春颖含糊地说。其实秦数再晚回来一点,她大抵就抵挡不住张亚那年轻的攻势了,张亚也承认,他的确对春颖有好感。只是这一切都在秦数回来那晚戛然而止,春颖与张亚划清了界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实则已经起过一场轩然大波。“我发现年纪越大,越怕出错,因为重来的成本会很高。”无端端地,秦数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咱们结婚的事,也该好好置备了吧。”

是在很久以后,秦数承认,张亚对春颖的追求的确是他回头的重要因素,而且他之所以想分手,是因为觉得春颖太过强势,太过独立,总觉得面子挂不住,然而当他分手后接触到好几个总依赖着男人生活不给彼此一点生活空间的女人,才意识到春颖的好。不管春颖还是他,对于彼此来说可能不是最好的人,但或许是最合适的人。既然害怕重来的成本,那只有紧紧抓住现在。

春颖的婚礼上,张亚包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这时他已经结束实习期,被春颖推荐到新媒体中心去工作,是,虽然他俩没有开始一段浪漫的爱情,但也算结下了一段不错的友谊。那天张亚灌了秦数好多酒,他说:“颖姐就交到你手里了,这么优秀的女人你一定要给她幸福!”他秀了秀自己的拳头:“打架,你打不过我。”秦数把春颖紧紧往身边揽:“放心,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秦数说得振振有词,大伙儿都乐得笑了。        苏尘惜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