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岚说心理 | 爱是陪伴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4 20:11:21

又是开学季,想起来,我距离学校生涯已经很久了,离需要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年月也有时日了。但,当九月秋风凉,心里还是会有莫名的情绪。

细品我心,九月、开学、学校这些概念,于我,是什么滋味?

会有紧张感,甚至有些许恐惧感。虽然这份感觉已离我很远,也许已压到心的很深处,但我还是能看到他们。

小时候的概念里,学校是个上规矩的地方,老师是威严的,教育观念在吓唬孩子,让他们怕上学怕先生,其实我的父母都是老师,但我从小却是被放在年迈的奶奶身边带,连小学一年级报名,我都是跟随邻居的小朋友和她的奶奶去的。所以,学校于我,是一个威严冷峻、令人紧张的地方。 

我特别怕老师。觉得老师高高在上,无上权威。为了课堂纪律,他们会严厉呵斥,一个犀利的眼神,会让我哆嗦很久。我是上课从不举手发言的孩子,因为我自己的畏缩胆怯,老师似乎也看不见我,记得有一次,选大合唱的孩子,班上的女生几乎都被选上了,老师的眼光一次次从我身上扫过,我又紧张又期待她能选我,但她终究没喊出我的名字,最后,只剩下我和几个顽劣的男孩落选。我在心里认定,我很差,老师很不喜欢我。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友情和同伴非常重要。小学时,班上有个霸道女生,她是女生的头儿,她长相不美成绩也一般,但大家却会怕她,拱围她,她说不和谁玩儿,大家就会孤立谁,如女王一般,孩子小的时候都会附庸强势。有一次跳皮筋,她被绑在皮筋上的铁钱打了脸,出血了。于是,全班女生在一个星期时间都不理我,她们之间凑在耳边说着悄悄话,说完会瞟我一下,后来才知道,那个女生认为,我站的那个位置,导致她跳皮筋结束时没能及时跳开,以至于铁钱打到她。其实,我真的站在离她们很远的地方。那是痛苦又恐怖的一周,你不知到底什么原因,整个集体都孤立你,你不知所以、张口莫辩。小小的孩子是多么在意小伙伴的陪伴。所以,学校霸凌不只是武力的,还有无声的群体孤立。当然欺凌别人的孩子,一定也有他自己心理的创口,他要用这种形式彰显自己,找到安全感,这点我们以后再聊。

小时候的我,怕老师、怕同学,或者,在我心理成长之后,我认为这样表述更准确:小时候,因为身边没有父母的支撑和陪伴,小小的我孤单又害怕,我把自己的恐惧和不安全感投射给了老师和同学,他们认同了我这部分,于是会忽视我、欺负我。以至于长大以后,我还会把这份恐惧,投射给领导,于是总会遇到不喜欢我的领导。

我无意责备爸妈,我常说他们已经是95分家长了。爸妈当年因为分居两地,妈妈又生了弟弟,所以不得不把我放在奶奶身边,并且爸爸认为放在城里读书对孩子更好,但是,他们不知,没有什么比一个孩子在父母身边长大更好的事了!壮年的父母,如正午阳光般能量饱满,沐浴在父母爱的能量下的孩子,安全感饱足,有天然的自信力量。

当今时代,有很多父母离家远行,为了孩子的未来,不辞辛苦,忍受离别痛楚,但他们不知,他们错失的是孩子生命成长中最重要阶段的陪伴和心灵能量的灌注,造成无法弥补的创痕。而一个人,充其一生都在整合童年的创伤所带来的影响。

开学季,有多少孩子要独自面对新学期的功课和一个人的孤单无助?

爱是幼时的陪伴,长大时的放手。但只有幼时充分的陪伴,方有以后的振翅高飞。

关于作者

图片

文岚 江苏广播FM997金陵之声著名情感心理DJ,二级心理咨询师。被誉为“南京上空最温柔的声音”。

来源:扬子晚报心理周刊 编辑:王睿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