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我又要画花去了”
来源:深圳商报 2018-09-05 16:03:15

图片 

 
◇丘彦明
   
荷兰画家蒙德里安创作的态度总是:等待,直到有一天水到渠成。同时不断自问:到底什么是你创作中真正希望拥有的?然后给自己的答案是:在未来25年内,你能看见的自己的最好的作品。
   
早期除了风景画,肖像画让他和社会产生交集。有钱人家的女儿喜欢跟他学画,因为他不单教画,还喜欢讨论柏拉图和希腊文化,会说些含讽刺的幽默笑话。
  
1904年,蒙德里安选择到荷兰北布拉邦省的乌登(Uden)住了一年,孤独地画农舍、室内和谷仓,让他思考更多表面、结构和线条在画面上的运用。这小城离我住家很近,有不少好餐馆,有时丈夫与我会去那儿吃饭,怀想画家的经历。
   
1909年,立体派作品传到荷兰,他大受刺激,触动他必须打破传统,创造新的艺术形式——一种无时间性和全球性的艺术呈现。另外,他参加一个哲学团体“荷兰通神论协会”,主张所有归于“灵魂”,这对他的艺术内容变化,也深具影响。
   
1912年他40岁,毅然放弃在荷兰拥有的一切到巴黎。如此大的年龄,将原有的自我打碎,需要极大勇气,他义无反顾。
   
1914年蒙德里安返回荷兰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致力于绘画中的新造型,集结许多有志一同的朋友激荡出风格派。
   
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了逃离战争,1938年他去了伦敦,1940年经由伦敦去到纽约,继续自由创作。
   
虽然他常和朋友讨论艺术新道路,但是他走的是自己的道路、方式,把爵士乐、电影和其他各种新世界充满活力的新艺术,变化成自己创作的养分,突显出独特的视觉艺术。
   
许多人认为蒙德里安和他的作品一样:强烈、冰冷由直线组成。事实上,他工作的方式、生活态度、他的通信,都展现出非常具革新性,喜欢社交,关心世界许多事物。
   
不少荷兰人认为,蒙德里安老是西装笔挺,领带打得规规矩矩,毫无趣味可言,所以名气远逊梵高。事实上蒙德里安也是有故事的。曾有很好的女朋友一起多年,最后没能结婚,因为他无法面对不完美。一辈子未婚,死后遗产的继承人为美国艺术家,也是他生前的好友、赞助人哈利·霍尔茨曼。
   
以前观赏蒙德里安的抽象立体艺术,那些色块、线条曾经让我联想到荷兰的花田,后来阅读蒙德里安的书信文章,原来是他观察海浪与光影的蜕变;但在他画教堂抽象的变化中,我认为十字架仍是重要的元素。
   
蒙德里安是幸运的,生前就能靠卖画为生。他的画作又以画花最好卖,供生活开销。
   
对于花,蒙德里安曾说:“我同意花的外表很美,可是我觉得它还有更内在的美。”应该就是这样感受到花内在的美丽,蒙德里安画的花,观看起来有别样的灵魂。
   
他曾如此写下:“我又要画花去了。”编辑:申沁宇(来源:深圳商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