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石灰冲记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5 15:17:54

石灰冲,是个几乎被人忘却的村庄。我就在这个村庄的尾部,找到了你喋血就义的地方。

芳草凄迷,荆棘重生。竖起的青石条上刻着阴字繁文:“吴应箕先生殉难处”。两根爬山虎缠绕其上,缠得执着,坚决。

我在清光绪名士刘世珩所著的《贵池二妙集》中,读过你的文章。也是个偶然的机遇,我因刘街的“天一门”知道了刘世珩,又通过刘世珩知道了你的《楼山堂集》。洋洋宏论,意气横厉,慨然之气,充填着悲悯的情怀。读后,我领略到了你的“天纵绝异之才”,却始终感叹着你的八试南都而不第的境遇。在政风败坏、阉党横行,江河日下的明末,一个不肯同流合污的书生,他的命运之坎坷是可以想像的。你以明季四公子为友:他们是侯方域、陈贞慧、冒辟疆、方以智。其中的方以智的家乡枞阳,与你只是一江之隔。你们常常连舆接席,酒酣耳热之余,竟然以嘲笑当权者阮大铖为乐。

你们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空有着一腔豪气,一颗报国忧民之心。不可避免的,你们遭到了权贵们的反击,福王在南京即位后,曾经遭复社诸子驱逐的阉党余孽阮大铖,掌控了小朝廷,开始对复社诸子进行报复。机警的你跳窗逃出南京,顺江回到老家秋浦。

这时候,清兵入关。从此,你从一介忧国忧民的书生变成了一名横戟卫国的将士。这时候,侯方域降清,他的红颜知已李香君,为他留下一柄桃花扇便恹恹死去;方以智逃避现实,做了和尚;陈贞慧入清不仕;冒辟疆则隐居山林,终日在一间小屋里为秦淮佳丽董小宛流泪。只有你,次尾先生,仍把希望寄托于福王的中兴大业,而将自己作为中流砥柱。倾家散财,在家乡招兵买马,在泥湾练兵,不久就收复了建德、东流等县。贵池泥湾是一个小村庄,秋浦河的冲积,在那里留下了一块较大的平地,在山区,有这么一大块平整的地方不多。你在泥湾寺壁上写道:“离乱到于今,江南又陆沉,各怀国家恨,不变死生心。”

你在乌鸦培被擒,清兵却把你解押到百里之处的石灰冲杀害,其中原由,已不可知。我站在你血贯长虹之处,想起于谦的诗:“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在这一点上,你和于谦是何等的相似?突然觉得这首《石灰吟》就是外族入侵之时、穷途末路的英雄志士一个谶语。你在石灰冲英灵升天,岂不是正应验了这一谶语?

“此处甚好。”是你引颈就刃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清道光二十九年,山口施家村施士端、士谦二义士感你忠义,在你殉难地捐立碑石,以志纪念。

一只鸟从那块青石碑后扑愣愣地飞起,它白色的翅膀在灌木丛上,闪烁着白光。一列火车从远处驶来,鸣笛声就像鸟的嘹唳,破空而去,久久不息。

作者:王征桦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