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 | 执着与无明
来源:青年博览 2018-09-05 18:19:06

◇傅佩荣

人生,是指—个人从生到死的过程。

从生到死,是生物学上的自然现象,人人难免。有趣的是,虽然凡人皆有死,但是没有人仅仅以从生到死的生理变化为满足,总在设法做一些超乎生死学范畴的事,有时做得热切认真,一辈子都在为之奋斗,好像不知道自己会死似的。

“热切认真”是执著,“不知道自己会死”就是“无明”了,即没有弄明白事物的本来面目。

当一个人存其执著而去其无明时,人生境界自然展现出来。以爱情为例,恋爱的人没有不执著的,但是无明与否,则关系重大。翻开每天的报纸,假借“恋爱”之名而制造的灾难层出不穷;有人为爱杀人,有人为爱自杀,有人为爱欺诈,有人为爱铤而走险、危及社会。此中原因即是无明。若能除去无明,自然可以了解“爱是牺牲,不是占有”的高尚情怀,努力借着爱使自己成为更宽容、更完美的人。这时,爱使人心胸开阔、志虑恢弘,并且还会由个人之爱推展到社会国家之爱、民族文化之爱,成就豪杰志士的千古伟业。林觉民先烈的《与妻诀别书》正是近代的一个例子,其中所表现的“儿女情长”与“民族大业”,充分证明人生是有境界的。

再以知识为例,知识是培育人才、改善社会、建设国家与推动文明的主要条件。但是就个人而言,知识也可能表现执著与无明的两面性。譬如我们熟知的一句古谚:“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委实道出许多人的求知态度和目的:以知识为手段,谋求个人的福利,一旦目的达到,就此束书不观,任意放逐自己的心灵了;另一种是“为知识而知识”的求知态度:由于体验书中自有天地,遂“发愤忘食、乐以忘忧”,必欲探得宇宙与人生的真相而后止。

以上这两种求知态度,前者以知识为手段,自然难以涵咏书中的乐趣,甚至会以求知为苦事,当然谈不上境界,这是因为无明的缘故。后者以知识为目的,逐渐摆脱无明的拘限,使主体的知能才性日趋完美。假使再进一步,以知识为“成德”之资,从“认识自己”开始,经过“读圣贤书,所学何事?”砥砺品德、精益求精,然后再“己立立人,己达达人”,以知识匡导众生、造福社会。我们现在所公认的那些个文化大师们无不如此,这种求知态度就充分证明人生是有境界的。

编辑:盛慧梅(来源:青年博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