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且让乡愁在餐桌上缠绵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9-06 10:30:42
图片
 
◇古城小巷
 
每一个漂泊的人身上,都背着一个故乡。而寄托乡愁最直接、最舒心、最欢畅的方式,就是大口大口地嚼故乡的吃食,就像我老公现在。
 
三十年前,老公为了我们的爱情,从北方义无反顾来到了江南,那架势也如飞蛾扑火啊!虽然我们定居的城市,离他的故乡不过千把里地,但饮食习惯和风味却大厢径庭。我们喜甜味淡,独爱米饭,他却重口味,蒜辣酸咸悉数齐上,尤其酷爱面食。年轻时我家舌尖上的“南北战争”没少硝烟弥漫。
 
然而随着年岁渐长,我越来越体恤他的口腹之欢,感到为远离故乡的人在食物中寻找小幸福多么重要。
 
看《那年花开月正圆》时,有一幕桥段直抨我心:当周莹在泾阳街头听到有人叫卖甑糕,她紧步而去、两眼放光、馋相毕露的情景,多么酷似老公在街头看到煎饼的一刹那;而吴聘坐着轿子回府,当掀开轿帘看到有卖甑糕的小摊,赶紧停轿走下,买上一块甑糕喜滋滋地捧回家,又多像我隔三差五骑车专程去另一个菜场为老公买煎饼。带着煎饼回到家,只消拎着食品袋往老公鼻尖一凑,裹着葱香辣香的熟悉味道,立刻让老公眉开眼笑,搓着手赶紧接过去。吃煎饼时,他狼吞虎咽的陶醉,让我也口舌生津。
 
而近几个月来,老公舌尖上的乡愁愈演愈烈。
 
那一天,我打开冰箱找调料,突然在一格抽屉里发现一大堆袋装食品。“这是什么啊?”我好奇地看着:土山锅饼、干盐豆、萝卜素丸子、苔干菜……
 
“哦,那是我从网上买的家乡小菜,今天刚到。”不知什么时候,老公已笑嘻嘻来到身旁,他一边高声大嗓地说着,一边温情脉脉注视着他的宝贝。
 
“你尝尝这,味道绝对是这个!”老公翘起大拇指,雀跃着把放在一碗瓷盆里的苔干菜端出,绿肥红瘦,分外养眼。夹一根入口,嘎嘣爽脆,还有一股爆辣在口腔中高歌猛进。“好吃!”我虽辣得呲了牙,却忍不住再夹一根。听到我的赞叹,老公得意了,两眼闪亮,他趁兴如数家珍聊起了他的家乡小菜,回忆中飘着缕缕香气。
 
图片
 
譬如,土山锅饼的土山是当年关羽被曹操围困被捉的地方,是三国时期的古战场,所以他的家乡很有文化底蕴的;而盐豆的制作很繁复,须把大豆在缸里泡上二三天,在灶上用柴禾烧熟煨出豆香,然后放入蒲包扎紧,放在草垛中发酵,再将用小石磨碾烂磨细的红辣椒一掺和,加入食盐、茴香、八角、花椒等调料,在缸里蒙上二三天发醒,还要在太阳下曝晒……
 
老公变得像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你不知道,自从我离开老家,一直思念着这些小菜,但去超市买没有正宗的。只有那次同学来带了一点盐豆解解馋。现在网购发达,有一天在网上看到它们的图片,一个个熟悉的菜名、童年记忆一古脑儿地蹦跳出来,所以,禁不住剁了手。”败家的老公呵呵笑着,听到这儿,我的心却被温柔地牵了一下。
 
从此,老公像打翻了多米诺骨牌,乐此不疲上网淘他的家乡菜,品类琳琅满目,有拉疙瘩头、骆马湖小鱼干草虾、豆瓣酱、群英荟萃、蜜三刀、黑咸菜叶等。每一次,他都滔滔不绝讲它们的典故和制作方法,虽听得我耳根生茧,但善解人意的我总默契地给他一双求知若渴的眼神,给他一个个唯唯诺诺的点头。因为我知道,这些食物背后,藏着他怎样的欢喜和曲折,藏着他幽微热诚的心绪和千回百转的过往。
 
图片
 
离开故乡有多久,对故乡美食的思念就有多深。舌尖上的乡愁,恰是人间烟火中最至醇的香气。且让他们在餐桌上缠绵,才不负彼此深情!编辑:申沁宇(来源:北京青年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