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极光之城,最北之城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7 07:00:38

当我坐了一夜游轮抵达特罗姆瑟(Tromso)这座挪威最北的城市,时间是当地下午三点钟,此时天色已近日落黄昏,车灯路灯渐次照亮。这是北极圈内寻常的冬天景象。然而到达这个城市的第一感觉却远没有想象中寒冷。尽管处于高纬度地区,但受到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特罗姆瑟是一座不冻港,比我先前去的瑞典和芬兰北部城市都要暖和许多,踩着满地积雪,实际温度只有零下五度,体感和江南冬天类似。

北纬69°20ˊ的独特位置令特罗姆瑟拥有“北极之门”的别称,“最北”也成了特罗姆瑟的重要名片,比如特罗姆瑟大学是世界地理位置最北的大学,比如三角形造型的北极大教堂是世界最北教堂,每年夏天这里还会举行盛大的午夜太阳音乐会,甚至路边随意一幢不起眼的建筑也藏着最北的坐标……特罗姆瑟本地人常常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这里实在太多“最北”啦,我们已经厌倦了。

虽然号称是北极圈内的最大城市,但对一个从几百万人口之城前来的中国游客来说,这里还是太小了:从机场前往市中心开车只需六七分钟,我甚至无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就可以走遍这里的每一处知名景点。城市小也有小的好处,意味着可以不着急,走在跨海大桥上也可以停下来驻足远眺,看峡湾四周绵延雪丘上那些错落有致的彩色木屋,看墨绿色的松林点缀其间,扑面而来的纯净空灵之美让人心旷神怡。

因为城市很小没什么玩的,对多数跟团游客来说,在特罗姆瑟最多停留一晚,也只有我这样坚决自由行的才会为了增加看到极光概率,任性地一待就是三天。是的,要说我在寒冬还能这么有勇气跨越千里来到这里,原因只有一个:追极光——特罗姆瑟是全世界观测极光概率极高的地区之一。实际上我在安排北欧几国行程时还暗藏了曲折的心路历程,那就是第一周先往最北走,避开满月,能增加看到极光的机率。所有来北欧旅行的人都在等待着一个幸运,只是有人一周内啥也没看到,也有人每天都能看到,幸运的绿光到底何时降临实在是一件很玄的事情,多少人朝它狂奔而去,多少人想它到无法呼吸。

可要命的是,在前往特罗姆瑟之前我已经错过了几次好时机。先是在阿比斯库边上的滑雪胜地Bjorkliden,手机闹钟设定了夜里一点钟爬起来看极光,但是因为连续奔波困倦得不行,加上前晚空守而归,想到还要从被窝里爬起来一层层穿衣服再去户外扛冻我就退缩了,然后就这样任由极光从睡梦中悄悄溜走——据第二天火车上遇到的香港背包客说,那晚整个极光大爆发甚至连红色光都出现了,看着他相机里的照片,我真是欲哭无泪!还有一晚坐拥罗弗敦群岛面朝港口的大落地窗,位置视野绝佳,天气晴朗,可惜云层太厚毫无动静。

图片

在前往特罗姆瑟前,我的心凉了大半,因为预报显示,后面几天不是雪就是阴天或多云,看极光需要的晴朗无云之条件全不具备,而极光观测指数也显示只有中等。等我放下行李绕城市溜达一圈再回到港口边的酒店,就看见天边忽然划过一道绿光!拿了相机再下来,酒店门前已经围了数百人,各种语言交错,欢呼此起彼伏,快门线连成一片。

图片

记得那一刻,国内时间刚好是农历除夕夜,舞动着的极光真的来到了眼前!分分钟都在变幻着的极光,来时神秘莫测去时悄无踪影的极光。一会儿像从远处山上吹来几缕轻烟,一会儿又在空中盘旋成光圈,一会很远一会又很近,安静时像彩虹挂在天边,流动时又柔软得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不断揉捏塑形。听闻无数传说和他者复述,看过太多照片,都比不上这亲眼目睹的半小时——夜空中真的有精灵在跳舞!同住一个酒店从杭州飞来的姑娘说前晚报了专业追光团,驱车数百里去湖边寻找天空中可能出现的云层空隙,从晚上八点追到凌晨一点,却只看到微弱的一点灰色光带。而我在雨雪天气的短暂间歇,没有刻意追逐,抬头就在特罗姆瑟市中心强大光源的围绕下,看到了极光,这突如其来的奇遇让我觉得被幸运之神眷顾了。特罗姆瑟也由此成了全世界对我最意义非凡的一座城市。
 

关于作者

图片

周璇 出版社编辑,热爱探索陌生之地。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