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佛罗伦萨的但丁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7 23:14:45

正是这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让更多的国人知道了一个名叫但丁的意大利诗人和他的《神曲》名著。

那天上午,我们在参观了圣母百花大教堂之后,我们便步行走进一条狭窄的街巷,只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但丁故居。这是一座普通的三层小楼,看上去有些破旧,斑驳的墙面满载600多年的岁月沧桑。故居周边的民居,在建筑风格和式样上,与但丁故居没有什么两样。唯一有明显区别的,是但丁故居的外墙上,多了一个但丁头像的雕塑。

故居内陈列的,除了有介绍但丁生平的一些文字和图片,他出版的一些书籍和部分手稿之外,还有当年但丁被当局驱逐的法庭判决书。生于公元1265年5月的但丁,在这座小楼里生活了35年。他的早年作品《新生》、《宴会》、《俗语论》,应该都是在这里写成的。这座小楼,是但丁的生命血地,也是他展现文学才华的摇篮。

三十五岁是但丁的人生分水岭。这年,他跻身于佛罗伦萨市最高行政会议,并当选为六大行政长官之一。当时的佛罗伦萨正处于社会深刻变革的年代,统治阶层分为两大派。但丁坚定站在维护平民百姓利益一派,与教皇和贵族的另一派,进行着不懈的斗争。显然,但丁不是一个成熟的从政者。他锋芒毕露地推行新政,结果因触及到了那些权贵的利益,而遭到了致命的打击。在贵族势力重新掌权后,迫使法庭对他判罪,判其终生流放,不得回到家乡,否则处以火刑。

但丁无奈地走上了被放逐的路。在流亡期间,他走遍了意大利,结识了更多的社会各阶层的人物,使他的视野更加广阔,思想积淀更加厚重,对于生命和社会的解读更加深刻。晚年的但丁,定居于古城拉韦纳,将一生的经历和思考,倾注于《神曲》的创作。

在长达一万四千余行的《神曲》中,但丁思接千载,在地狱中经过千难万险的历练,最后抵达理想天堂,其惊人的想象力和深邃的思想,令人感叹。尽管从《神曲》中能找到但丁流放后悲惨命运的影子,是他失意后的一种生命的歌哭,但他完全超越了“自我”。

悲惨的遭遇、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对但丁来说并非是一件坏事。他用写作来救赎自己不幸的命运,他播下的痛苦种子,收获的却是诗人的桂冠。如果但丁在官场得意,继续当他的行政官,官场上只是多了一个官员,却少了一个伟大的诗人,世人很可能就看不到不朽的史诗《神曲》了。

在近20年流放生活里,但丁多次努力想重返故乡,但都没有成功。佛罗伦萨当局也曾感到将这位大诗人拒之门外很不得人心,便宣告只要但丁公开承认错误、宣誓忏悔,就可让他回乡。但遭到了但丁的拒绝。活着时,但丁没有回到过故乡。1321年,56岁的但丁因患疟疾客死他乡,停止了生命的钟摆。后来,佛罗伦萨当局还是在圣十字教堂为但丁立了墓碑和雕像。诗人飘泊的灵魂,终于得到了安息。

上午淡淡的阳光,给但丁故居和四周的建筑,镀上了一层明亮的金色。有鸽群从头顶的上空飞过,不远处的教堂里传来悠扬的钟声,佛罗伦萨的街巷显得恬静和安详。

当我准备告别但丁故居的转身之际,我发现在我脚边的地面上,也刻有一个但丁头像,神态和表情几乎与外墙上的没有什么两样。头像的创作者是当地一位著名雕塑家,他曾幽默地说过他的创意:“把但丁的头像刻在地面上,将会使所有前来观看的人向他鞠一躬。”

作者:阿坤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