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字丑怕见人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7 23:23:47

“你的字赖!得好好练。”这是30多年前我刚到省作协时,孙友田对我字的评语。如今孙诗人早已被尊为孙老,我的宝墨依然连自己也不忍看。不是没练过,钢笔字帖,描红簿、颜真卿,我都试过,都没超过个把月。忙是个因素,根本在缺乏写好字的天赋,胎里毛病。少时我迷恋文学,偷看小说。总以为中国写字好的海了去,写出好小说的有几个?这观念左右了我几十年,正可谓“无知者无畏”。

不过,一个人的字写不好终究很吃亏,别说他成不了书法家,作个普通人也常遭人小看甚至影响就业。咱这国度,你可以说不出子丑寅卯,但只要写一笔好字,至少可在人前昂昂然了。而我痛感字不好之弊,是在开始投稿后。百不中一二,大骂编辑有眼无珠不抵事,只好拜托老婆帮我抄稿。可这也有麻烦,有的字她不明白来问我,我则不知该问谁。

最可怕的是那种摊开纸笔,请君留下墨宝的场合,好此道者欣然上阵且博得满堂采,我百般辞谢却更被视为谦虚。勉为其难签个名吧,听到的是几声勉强的“不错不错”,真恨不得钻进洞里。从此一见有此苗头便上厕所。幸运的是我也有个同命相怜者,我们的老主编叶至诚先生(愿他在天之灵安息),其字至少强我百倍。可那年在某厂开笔会,要开写时我溜到了陈列室,却见叶老也在此流连。一叙方知一样的病。于是双双抚掌开怀。有趣的是,许多场合我不留名无所谓,名头大者却是逃不了的。好在他们也不惧,饱蘸浓墨,逸兴横飞。有的字,据某方家私下说,并不敢恭维,可往往博得很大赞叹。且曰:关键在身份耳。一是以此对名家表示敬重。二是爱屋及乌,确有不少人会因人身份特殊,而觉得其字也了得。好比明星脸上痣,生得不太是地方,崇拜者也会觉美不胜收。此言确否,见仁见智吧。

感谢现代科学!我是文人中最早使用电脑写作的。原因不言而喻,单是使长年为我抄稿的老婆得解放,就善莫大焉。当然,将来若能再发明出具书法功能的电子笔,谁都能用它笔走龙蛇,那不但字丑所我者的自卑心可彻底冰释,还能尝尝当书法家的滋味,岂不妙哉!

作者:姜琍敏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