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徐娘理发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8 22:34:12

徐娘她爸是剃头匠,她看看学学就会了。她爸说:“虽是毫末生意,却道顶上功夫。”她记住了。她嫁到城里来的时候不光是有这门手艺,她是带工作来的,纱厂的征地工。她与丈夫一共生了三个女儿。在孩子们都还在上学的时候,丈夫病逝,留下的是看病的债。接着,厂里的机器不响了,她和她的姐妹们一起从企业人变成了社会人。社区给她们孤儿寡母办了“低保”,巷子里的邻居们又把孩子们上学的费用全都应承了下来。

她心里不过意,有空就到社区来找事做,就参加了“志愿者”服务队。小巷卫生啊,广场绿化啊,路边的车辆摆放啊,她都忙在前面。

那天,碰到赵奶奶推着她中风的老伴四处转,说理发店的小姑娘不肯给老头子剪头,嫌脏。徐娘心上一动:“我来!”从此,她就专门给几条街的“低保”户、残疾人、老人剪头。洗啊、抓啊、扒耳朵啊、还有倒眼睛毛的,她一点不含糊,仍当“顶上功夫”做。后来,不收钱,人家说什么也不肯了,她只好象征性地收八块钱。

晚上不得事,她就想到了敬老院。说干就干,第二天她就去给那里的老人剪头。“这可解决了大问题。”敬老院的院长一把抱住徐娘久久地不松手。老年人相互转告,高兴得跟过年一样。原来,有的老人行走不便,有的智力下降,有的卧病在床,出不了院子,几个月才剪一回头。

每年的“5·19”小城都开展“慈善一日捐”活动。谁也想不到,徐娘到小区来捐钱。倒空了小袋子一数,785个一元钢镚。徐娘说,我剪一个头攒一元,今年就这些,不多。

大姑娘参加工作的那个月,她就到社区退了领低保的“本子”。社区的同志说,年底退不迟。徐娘说,孩子可以上班养家了,我们用不着了,赶快让给别人家吧。

一晃,十几年过去,三个姑娘都有了工作成了家,孩子都生了孩子。徐娘还是老样子,在社区做义工,剪头、捐款。

这天,三个姑娘找到社区:“我妈六十岁的人了,别让我妈剪头了,她一身的病,关节炎不能长时间地站,血糖又高,又是腰间盘问题,她每年的捐款我们来完成,一年两千,行不行?”

徐娘知道后,忙招呼一家子开了个会:“我捐款,是我的心,这心只能传递却不可代替。剪头的事你们哪个担?担了,我就退,不担,这么多老人怎么办?”

三姑娘开口了:“这样吧,我回家来和妈开个理发店,就叫‘徐娘理发店’怎么样?”

 徐娘说:“不,叫‘尊老理发店’,蛮好的。”

作者:朱顺林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