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任何美食纪录片,也难以说清小杂鱼的滋味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9 14:37:44

  故乡河湖密布,到处是野藤般乱缠的沟渠河塘,想吃鱼还不简单?但我最喜欢的不是鲫鲢鲤鳊这些鱼塘里喂养的大鱼,还就是那些喝着野水,吃着螺蚬以及浮萍茭蓼,自由穿梭往来的小杂鱼,那滋味,可是比家养的鳜鱼鲈鱼都要鲜美。

  记得儿时,母亲从地里干完活回来,一见锅里没有下饭菜了,便取了小畚箕一般的耥网,河沟里走一趟,只见她握住耥网上的长竹竿,在菰蒲深处使劲推上两下,倒出来,那网里活蹦乱跳的不是鱼就是虾,还有吐着泡泡的螃蟹气得鼓成圆球的河豚。鱼当然是杂鱼了,胖皮儿、虎头鲨、草鞋底、刺鳅、柳条子、罗汉狗子、昂刺鱼、噘嘴鱼,花样多得很呢。挑挑捡捡拾进篮子,两手一揪,便取出了五脏六腑,清水洗洗,多倒些油,配了葱、姜、醋、料酒,再抓上一把自家腌的老咸菜,大铜铲翻两下,那股子鲜美与浓香直往鼻子里钻。加一瓢水,稍焖一下,盛出来,就是两大碗馋人的出水鲜。就着这家常的小荤腥,一家人吃得香极了。那杂鱼虽粗不过拇指,长不过手掌,但因是野生,从捕上来到端上桌也不过十几分钟时间,又是自家柴灶上烧出来的,井水煮活鱼,岂有不美的?吃着吃着就会遇上只红艳艳的白米虾,还有银鱼,透明的,一根刺都没有。罗汉狗子一身的膘,个头虽小,然肉嘟嘟的,又细腻。吃到最后,连鱼汤都泡了饭,吃得一家子眉开眼笑的,真叫一个知足。

  有时候,家里没有咸菜,也会抓一把黄豆,扔进锅里,那豆子在鱼汤里煮出来,味道无比鲜美,嚼在口中,粉嘟嘟的,带着鱼香,最是诱人。若是捕得的杂鱼够多,一下子吃不了,还可以用盐腌好,晒成鱼干,来人到客时,用油炸了吃,下酒甚好。到了青黄不接的三四月,浇上油,盛在钵头内,隔水炖了吃,就炖在饭锅里,饭熟了,鱼干也好了,扑鼻子香,又筋道又馋人,别是一番风味。

  还有一种吃法,尤其过瘾。即寒冬时分,将小杂鱼煮好,冰成琥珀似的鱼冻,如膏似脂,鲜润微凉,就着这鱼冻吃白米饭,真是好滋味。冰鱼冻一点不难,因鱼含有丰富的胶原蛋白,气温降到一定程度,自然就有了鱼冻。不过冰鱼冻时,需有红辣椒才好,一为好看,二来于清凉之中增添些辣味,吃起来口感更好。

  如今,吃多了大鱼大肉,还真是想念那美味的小杂鱼,双休日,我常常到菜场上转转,看有没有我要的小杂鱼,幸运的话也能买到,不计贵贱,我总会买上二三斤,一半烧了现吃,当然不忘加了咸菜或黄豆的。另一半则冰成鱼冻,留着,慢慢过瘾,品一品童年的味道,乡愁的味道。

作者:朱秀坤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