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扮演贾宝玉的人一段唱罢,就隐到幕旁逗弄自家孩子去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0 10:39:48

   嵊州。施家岙。

  一条宽阔的剡溪。一个水边的村庄。

  剡溪,平缓到看不出水流的方向。我知道剡溪的,那是出过“雪夜访戴”典故的溪,也是中国画里一条月光泠泠、雾霭沉沉的溪;是画面上的人缩手缩脚躲在船舱里就着一灯如豆看书的溪;是飘荡着越剧腔调的溪……

  这样的剡溪,一直在江南文人的精神后花园里流淌。

  我们就在这样的河流边,在一座古老的戏台下坐定。胡琴,咿咿呀呀;琵琶,叮叮咚咚;板鼓,咚咚嗒嗒。然后有人走到台前,她只是简单地抹了一下胭脂,抿了一下红唇,描了一笔眉眼——她来到台前,站定,张口开始念白:

  “林妹妹,今天是从古到今天上人间,是第一件称心满意的事啊!”

  嗯,听出来了,她是扮的男装,演贾宝玉。宝玉千盼万等,终于等到了与黛玉洞房花烛的那一天。这是多么巨大的欣喜。我们是知道的。但是,他还蒙在鼓里,并不知道红盖头下面遮盖着的是惊天的悲伤。

  她接着唱:

  “我合不拢笑口将喜讯接,数遍了指头把佳期待。

  总算是东园桃树西园柳,今日移向一处栽。

  此生得娶你林妹妹,心如灯花并蕊开。

  往日病愁一笔勾,今后乐事无限美。

  从今后,

  与你春日早起摘花戴,寒夜挑灯把谜猜,

  添香并立观书画,步月随影踏苍苔。

  从今后,

  俏语娇音满室闻,如刀断水分不开……”

  那个唱戏的妇人,看得出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民。在这个叫做施家岙的村庄里,不会唱戏的妇人应该是不多的吧。毕竟这里是女子越剧的诞生地。一百多年前,一个叫王金水的村民,卖掉了祖上留下来的十亩良田,拉起了越剧史上第一个女子小歌班。

  施银花、屠杏花、赵瑞花……那些名字里带“花”的女子,歇下手中的锄头和脚盆,站在台上转个身,唱着做着,成了才子佳人,唱着做着,成了一代伶人。

  走下台来,依旧是艰辛的日脚,依旧是柴米和油盐,是啼哭的娃娃和需要侍奉的公婆与夫君。

  村庄外面,剡溪上竹筏往来。这唯一的运输工具,运送上下游村庄赖以生活的木材、嫁妆、柴火、油盐、衣麻,也运送一个个唱戏的女子。一百多年前,有人见得她们在炊烟里出走,从码头乘上竹筏离开施家岙,抵达一个个陌生的地方或墟市。她们登上简易的台子,在幕布前做戏。做戏的时候,她们提一提心口,凝神静气,开腔一嗓,往往让自己泪流满面。

  然后,她们又在另一些黄昏,乘着竹筏归来,腰间紧紧掖藏着几枚银钱。

  那些叫做“花”的女子,她们如今,还在施家岙吗?

  扮演贾宝玉的人一段唱罢,就隐到幕旁。她把两鬓的头发拢一拢,下得台来,站在廊沿里逗弄孩子了。

  宝玉后面的悲伤,到底没有唱下去。

  嗯,就让欣喜停在这里吧,这样岂不是很好。

作者:周华诚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