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风雪天,那只被母亲扭动小脚送来的茶缸盖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0 10:44:16

  1979年2月的一天,当兵在外的我自大西北回乡探亲。几年不见,父母不觉都已年迈,父亲还因中风,行动不便了。

  谁知刚到家就接到部队的一封电报:因战备停止休假速归!一切自然是那场南疆冲突的骤然升级。军令如山。记不清我是怎样尽力平静而和缓地向父母做的思想工作。父母尽管止不住惊讶唏嘘,还是反复叮咛我尽快归队,注意安全。

  翌日午饭后我就要动身。年近七旬的母亲趁我去车站购票当儿,兀自迈着一双小脚,踏着泥泞春雪,去集上买来鸡蛋韭黄,要给临行的儿子包顿饺子。可是东西买来后她还是一阵慌神,乃至于手不当家,好一会儿和不成面!我感到一阵内疚:我竟这般惊扰老人。我赶紧接过面盆,用当兵前就跟母亲学会的一点炊技,很快和成擀面剂子,快速擀切成了面条,然后将鸡蛋韭黄炒了,下出几碗捞面。吃完,我鼓足勇气向父母道声“宽心”,便快速收拾行李,大步向车站赶去。

  候车约摸十几分钟,我却见母亲又蹒跚着小脚,踏着积雪泥泞颤巍巍地赶来,气喘吁吁,霜鬓凝汗,手里捏着个白色物件——竟是我匆忙中遗落在家里的茶缸盖!

  一时间,我对母亲又是心疼又是责备:“这么件不当紧的东西,值你跑两里地!”我接过连累母亲的茶缸盖,恨不得将它立即扔掉!但接下来,我心中又涌满自责。它在我手中的分量很快沉重起来。一旁旅客也发出“还是娘亲”的感叹。是的,只有在慈母的眼里,儿子的一星一屑才会被放大得重要无比。儿行千里母担忧。在母亲的心头,没了这小小的茶缸盖,儿子喝口水,都免不了要吞咽风沙黄尘呢!

作者:李昆华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