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古徽道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0 13:08:38

在皖南层峦叠嶂的大山里,雾气会从茂密的林子里飘过来。如果幸运的话,循着雾气消散的小路走去,你会发现一条藏身于山腰的古徽道。它在山林的深处逶迤前行,使人油然而起一探究竟的愿望。我常常在山中行走,最大的乐趣就是寻访乡村遗存的古宅和走走古徽道。我甚至谢绝了朋友执意的相伴,独自一人在古道上十里、八里地走上一个来回,双脚踩在长满苔藓的石板上,心中感受着时光深处的古意。

一段古徽道得以保存,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高低上下的石阶,多是就地取材的。古徽道上所铺的石料,和周边山上的石质惊人的一致。前朝的工匠们,一锤一凿,不知经过了多少代人,才完成了这一项浩大的工程。古时候,人们把修桥铺路作为最大的善事来做,有的人甚至把修桥铺路作为漫长人生中的一种精神的慰藉。无论你是富裕的乡绅,还是携金回乡的游子,只要你在家乡捐资修路,你就可以得到周围人的交口赞扬。正因为如此,这蛛网般的古徽道才能够不断地得到修建和完善。实际上,在一些陡峭的山腰上修筑道路并不是一件易事,我曾见过的一段古徽道其实就是栈道。宽大的石条插进岩壁中,人小心翼翼地走在上面,心承受着莫名的惊恐。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栈道依旧,没有丝毫改变。这所有的一切,足以证明当年建造者技艺的出色和不苟。

一块一块的石板,被坚韧的脚底磨得光滑。有多少青年,身带亲人们凑齐的盘缠上路,在众乡亲祈盼的眼神中默默地走出大山。许多美好的憧憬,全都包裹在他们的行囊里。书生们从这里走到京城,历尽风雨,为了金榜题名和功成名就而奋力一搏。又有多少客商,往返数百里,把山里的竹器和茶叶运到山外,把食盐和布匹带进山里。也许,古徽道是他们连接希望和富足的纽带,他们感恩之余,唯一的回报就是把古道一次一次地修葺。许多出嫁的新人,在古道上回望家乡,珠泪轻抛,块块石阶上凝结了点点胭脂。更有朝圣的人们,在去寺庙的路上,一步一叩首,虔诚地表达着心灵的敬仰。古徽道阅尽了人间万象,但它默然不语。

古桥是古徽道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花庙村的胭脂桥,是一个姓谢的家族中的妇女们,用她们省下来的购买脂粉的钱,在河上建造的一座拱桥。当我站在桥上,回味着这些传说时,一声清脆的鸟鸣让我醒过神来,我才注意到我的脚下,桥板已经残缺,青藤漫漶于桥上,胭脂桥已不复当年的模样了。

除了古桥,在古徽道上,还会有古亭随意地出现。古亭也是古徽道重要的构成元素,是供路人休息的场所,多数建造于岭头之上。行人们经过一段登攀之后,大汗淋漓,大多会驻足于亭中歇息。清风徐来,疲劳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消除。

古道无语。它阅尽了沧桑,把无可言说的隐痛埋在深处,它退隐到寂寞的深山,远离太多的人气和喧嚣。对于它,如果再不加以保护的话,我还是担心会有那么一天,这些残存的一小段、一小段古徽道,会在人们对现代生活的追求中彻底地消失。

作者:王征桦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