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菰米与茭白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0 13:10:27

我的家乡湖州,古时名菰城。“楚考烈王15年(公元前248年),春申君黄歇徒封于吴,在此筑城,始置菰城县,经泽多菰草故名。”菰子脱壳后为菰米,外褐内白,形如圆针,古时与稻、黍、稷、粱、麦合为“六谷”。菰米产量低,口感佳,是帝王贵胄的吃食;不像菽,口感粗糙,是老百姓的口粮。

湖塘边茂长的菰,苍苍翠翠。结子后,各类羽毛璀璨的飞禽,闻香前来啄食。因而古书里有“雁膳”、“雕胡”之称。很多古诗记录了菰米的好味道。有王维的:“郧国稻米秀,楚国菰米肥”;有杜甫的“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还有陆游的:“湘湖烟雨长丝,菰米新炊滑上匙”等等。在唐人眼里,以菰米饭待客,远胜过美酒佳肴。可惜如今我们只能在古诗长出的包浆里,缅怀那一口丝滑与清香。

从雕胡到茭白,据说是一场病变造成的。拱翠列屏的菰在结穗时感染了一种叫黑粉菌的菌丝,不能开花结果,但植物茎部受病菌刺激膨大成纺锤形的肉质茎,不但可食用,还味道颇佳。这就是茭白。到明清,茭白已与莼菜、鲈鱼齐名。法相寺的茭白,张岱的《西湖梦寻》就给予这样的赞誉:寺前茭白笋,其嫩如玉,其香如兰,入口甘芳,天下无比。

而今菰城成湖州,作为谷物的菰,已不被人念及,但沚渚、河塘,星布丛绿的茭白,依旧是老百姓的家常菜蔬。

以前家门口就有一口大池塘,里面的野生茭白每年都长得茂盛。小时候会和同村的小伙伴一起去拔茭白,需拨开比人高的密密禾叶才能找见。夏秋,茭白就是我们的看家菜,滑润如玉,有谦和文雅之君子风。切丝、切片、切丁俱可。炒毛豆、炒肉丝、炒青椒干子,豪迈一点,滚刀块烧肉,均好吃。爽嫩弹牙的口感,吃起来,舌尖还缥缈着一股清甜的水泽气。清人薛宝辰在《素食说略》中也说,茭白切成滚刀块,开水焯过后,加酱油、醋一起,会有特殊的水乡气味。

从雕胡到茭白,菰从病变的紧箍咒中冲杀出来,打了一场漂亮仗。像《琅琊榜》 里的梅长苏:身为赤焰军少帅林殊时,才华无双;后中火寒之毒,换骨换面,依然带着浓浓的书卷气,清雅绝伦。由不得人不高看一眼。

作者:王征宇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