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那年母亲来送伞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0 21:05:47

年少时,我并不关注天气预报,上学时天气还是好好儿的,甚而阳光明媚,偏生到放学时下起雨来,并且雨势骤密。这当儿家家户户的家长都会涌到学校门口等人送伞,窄小的学校门口瞬间变得伞亭参差、人头攒动,雨箭打伞声、杂沓的呼唤声混响成一片,非常的热闹。我的母亲也总是挤在人堆里,因个子瘦小而踮着脚,呼唤着、寻觅着我的人影。

每逢上这样的日子,我心里就惶恐,惶恐什么呢?惶恐撞见母亲,更惶恐让同学们瞅见我正接受母亲送来的雨具。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母亲送来的雨具甚显寒碜,油纸伞或油布伞是打了补丁的,给我的套鞋则是祖母穿的小脚套鞋。祖母缠小脚,套鞋也是小脚形状的,不偏不倚恰合了我的脚码。我能当着同学的面穿小脚老太太的套鞋吗?二是母亲本身的外形令我不堪。我母亲长得甚周正,但她是个旧式家庭妇女,从来没有踏上过工作岗位,穿得很老派,大襟衫非常落伍,梳着旧式的发髻。我看到别人的母亲大多都烫着时髦的发型,穿着列宁装,手腕上戴块锃亮的手表。正因为我母亲的外形与同学母亲的外形差距如此之大,我一向不大好意思让母亲到学校来……

在校门口密密的雨幕中,我像贼一样闪行着,终于躲开了母亲搜寻的视线,冲出了校门。且慢,我不愿接受母亲送来的雨具,可我也不能糟蹋母亲一针一线绱制的布鞋呀,我快速将鞋剥下,夹在腋下,打着赤脚冲向白花花密层层的雨中。有时母亲兀地发现了我的人影,就打着伞、小步追我,一边追,一边喊,听到她的喊声,我竟是逃得更快,有一次不慎在脚底戳着了尖玻璃,回家后脚底淌血不止,母亲追到了家,见状后赶紧给我洗净、搽红药水,我见母亲眼中噙上了晶莹的泪珠……

如今,母亲已下世十余年了,我每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心中犹然对她老人家怀有深深的歉疚。我真悔恨当初为何那么虚荣,不肯多多享受母亲遮风挡雨的伞亭,那是无可比拟的幸福啊!

作者:吴翼民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