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岚说心理 | 爱的五种语言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1 10:32:48

秋凉的早晨,会想起儿时的场景:爸总是最早起床,当我和弟懵懵懂懂从被窝里钻出,带着起床气去洗漱,一家四口的牙膏已安妥地躺在各自的牙刷上。爸爸总会替一家人挤好牙膏,用他爱的仪式感,开启我们新的一天。

当我们说想家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那些独属于自己家的,反复呈现的某个温暖场景,那便是我们的家庭仪式感。他们藏在心的储藏室里,以一幅幅画面、一个个场景为单位,当我们提取画面,情绪四溢蔓延。

以前我说过小时候我是奶奶带的,奶奶去世后,我就回到了爸妈身边,我们一家四口相守的六年,后来想起,是最幸福的时光。我的爸爸是个家庭仪式感的制造高手。

画面一——病中。记忆中,小时候,家里只要有人生病,晚餐就会围拢到他的床头去吃,爸妈把一张张凳子拼到床前,搁上饭菜,再把电灯的灯线拉拢过来,用夹衣服的木夹子夹到蚊帐上,顿时,家里的光影改变了,其他地方黑黢黢了,灯光只亮汪汪地照着床边一小块,生病者被呵护和宝贝着,全家人凑得很近,只听到时钟的滴答声,一切都变得那么温柔、静谧。家里每个成员生病,都被如此对待。这种温柔的仪式感,让生病也变得美好,它传递着这样无声的语言——在你最无力的时候,全家都会陪伴你、支持你。

画面二——送别。只要有家庭成员出门远行,家里总要一送再送。那时候我已来南京工作了,南通到南京还是坐船的,从南通港乘一夜的船到南京下关四号码头。爸妈总是要送到南通港的,爸爸还和检票员软磨硬泡,一直要把女儿送进船舱,看着我把行李放到床铺上。汽笛拉响,他们才下船,下船后,他俩站在岸边,看着船慢慢驶离,对我挥手挥手……记得有次我回到船舱好久了,出来打水,居然看到爸妈还在岸边,已是小黑点了,我挥手,他们看到了,也对我挥手,我的眼泪哗哗流下。无论儿女走到哪儿,爸妈总会郑重送别,身后是满满的祝福,所以,我们能快乐无畏、昂首向前。

爱是个神奇的东西,幼时一旦体会过,便在心里扎下根来,虽然爸早已与我天人相隔,但依然能感受到他在用力爱着我,四十多年后再想起一幕幕的场景,依然感受到胸口暖意涌动。

很多年后,我方才知道,爸爸向我们准确地传递着爱,是因为他不知不觉中暗合了心理学中“爱的语言”。

美国作家盖瑞·查普曼说,爱有五种语言:肯定的言词、精心的时刻、接受礼物、服务的行动和身体的接触。

中国人大多爱在心里口难开,认为做比说更重要,是的,为爱的人做点什么当然重要,那就是爱的语言中的“服务的行动”,比如我爸每天早晨为全家挤下的牙膏,这虽然不是大事,我们自己也可以做,妈妈有时候也怪他不让我们锻炼,但这份宠溺对孩子来说是多么滋养啊,它让我们感受到了爱,也让我们会模仿着付出爱;当然,用语言表达爱也很重要,肯定的言词,人人需要被肯定,无论爱人、孩子,那是生命的被确认、被看见;还有用精心挑选的礼物表达心意,那不是刻意,那是一份用心的馈赠;拥抱亲吻、对孩子的肢体抚触,都非常重要,那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爱的密电码的传送。

爸爸给予我们的那些爱的仪式感,便是为家人准备的“精心的时刻”,他们让当年那些平淡的时光,镀上了金边,它们让我有一颗多情的心,它们让我感觉到生活是多么有趣和精彩,它们让我始终笃信爱和生命的美好!

爱的语言,让爱抵达。

关于作者

图片

文岚 江苏广播FM997金陵之声著名情感心理DJ,二级心理咨询师。被誉为“南京上空最温柔的声音”。

来源:扬子晚报心理周刊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