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 | 别的男人和有的女人
来源:讽刺与幽默 2018-09-11 18:05:27

◇(俄罗斯)叶甫盖尼·奥布霍夫   李冬梅 编译

我本人不认识他,也从未和他打过交道,他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别的男人”。他住在哪儿,干什么工作,我一概不知。这些我老婆也没细说,但她几乎每天都会提醒我他的存在。

“人家别的男人,”她一开口,我的神经立刻就紧张了起来,马上预感到又有麻烦了。“人家别的男人从来不用老婆三番五次地提醒,早就自己把设计师叫到家来订做衣帽间了。”我老婆重复着,语气中颇多责备。

我简直无法和这个“别的男人”相提并论。我答应叫设计师已经快两个月了,可这个家伙竟然赶在了我的前面。还有,这个家伙的老婆刚要头疼,他就赶紧把电视关了,尽管电视里正在转播世界冰球锦标赛决赛。除此之外,他还主动倒垃圾,从不在房间里到处扔脏袜子,而且还每天高高兴兴地洗碗、心甘情愿地吸地板,捎带着连地毯、被褥、枕头都吸干净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在这么紧张繁重的劳动之余,居然有时还惦念着二人的“性福”,而且正逢一年中老婆偶尔也春心萌动的那几天,不仅如此,他还永远威猛如虎!

“你看人家别的男人,”我老婆对我说,一脸神往,“人家别的男人非常爱自己的老婆,为了给老婆买件裘皮大衣,去兼职,当保安或者修房子,总之吧,赚了很多钱,从来不让老婆觉得自己是一个衣不遮体的乞丐!”

顺便说一句,在某种程度上我非常理解我老婆的愤怒。哪个女人意识到自己周围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心里能舒服呢?这个女人就是“有的女人”。我老婆在我们家里从来没有遇到过她,但我经常挂在嘴上!

“你看人家有的女人,”我满脸憧憬,唠叨着,“人家有的女人从来不会让丈夫为了找到一件干净的衬衫,把整个家都翻个遍;人家有的女人从来不让丈夫把经常使用的工具都堆到阳台上去,而柜子里塞的都是自己的东西;人家有的女人每天都早起半个小时给丈夫烤面包,然后中间夹上奶酪,上面再放一个鸡蛋,还放一点儿肉桂,淋一点儿番茄酱……”

我说到这儿时闭上了嘴,咽了咽口水。我老婆赶紧插嘴说:“这是因为别的男人对自己的人生伴侣……”

“不用你给我解释为什么,我自己知道为什么!因为人家有的女人从来不会弃丈夫不顾,每天满脑子只想着什么该死的事业,白天连人影都没有,深更半夜才从什么推介会上回来。总之吧,人家有的女人经常想的就是一个字:家!”我边说还边义愤填膺地抬起手,用食指指着我老婆……

这样的争吵已经司空见惯,这个“别的男人”和这个“有的女人”,经常在我们的家庭生活中不期而遇。如果不是每次我们那两个“好朋友”都及时出来解围,我和我老婆真的很难继续在一个屋檐下共处了。她的那个“朋友”叫“我现在去闺蜜那儿坐一会儿,”我的那个“朋友”叫“我现在去找哥们喝两口儿”。这当然不是最好的“朋友”,但我和老婆现在暂无他法。

编辑:盛慧梅  (来源:讽刺与幽默)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