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织绸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2 22:05:26

很难设想,由三五个人合力来画一张大画,做一尊雕塑,或写一首诗,会是什么模样。越是充满生命张力的作品,越需要个性,需要一个人关起门来创造。

在新疆和田,染织艾德莱斯绸的老师傅塔力,长着托尔斯泰般的面相,被皱纹包围的眼睛透亮如孩童。他是绸坊里经验最丰富的工匠师傅,也是能唱木卡姆的民间艺人,性格也最“独”。他特别固执的一面在于:绝不把手里的任何一道工序半途交给助手或徒弟去做,再累,也要一个人做完。“艾德莱斯绸的图案,全装在我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它们就像我们维族人的唱诵诗篇,过几百年还在闪闪发光。”

这种活化石一样的丝绸图案,由罕见的“先染后织”工艺完成。在上机织布之前,颜色就由塔力老人亲手染在蚕丝经线之上。染料缸散发着中药味,不同色彩的染料,都是由当地的花卉草根添加靛石矿料,浸泡而成。扎染这些蚕丝是非常细致繁琐的手艺。塔力形容说,染色如同“召唤”,就好像画家在调色盘里召唤画面,雕塑家在花岗岩里召唤他的人物,也好像诗人捡拾那些石破天惊的词语,召唤音韵、节奏与喷涌的情感。黑红相间,蓝白间错,黄赭互衬,丝线成股扎起,染好之后再细细分层,自然形成的色晕如西斜的光线照临夏末秋初的维族小院,树上杏桃累累,姑娘的耳坠闪烁宝石的光辉,小伙与老爹爹手里的热瓦普琴发出极为欢快的弹奏……这些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图案,塔力老人早就在心中一一描摹。如今,他默默替每一络丝线编了号,而后上织机的过程,无非是把词语织成诗篇,把色彩的丝缕织成绸布上的云霞。

“咣当,咣当,”塔力老人手中的牛角梭子已经被三代师傅的手泽浸润成深乌色,这深乌里又泛着酒液般的深红。只见他的梭子忽左忽右地滑动,在五彩斑斓的丝线上穿梭跳跃。手工织这样一匹绸子需要一个月时间。这一个月当中,塔力不唱歌、不串门、不去集市,凭着废寝忘食的劲头儿,他连续不断地将心中的画面织出来。就算天光渐暗,他也能只靠手上的摸索,明白经线上的颜色是否错位,图案的对称性是否圆满呈现。

那是一个人的美学史诗。它不能掺杂别人的意愿,不能有一丝敷衍马虎。它如同塔力老人轻吟慢唱的木卡姆歌谣,所有的感触都是那么低微孤独又绚烂莫名。织成的绸子像抽象名画一样妩媚又深沉,将做成姑娘们的长裙,成为南疆夏日的风景。 

作者:明前茶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