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微史记 | 那尊被撤拍的佛首,藏着近百年前的屈辱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15 09:15:10
 
图片
 
最近,2018纽约苏富比秋拍卖会撤拍了一尊颇受热议的佛首。这尊佛首原是要在《琼肯: 中国佛教造像》高古佛像专场上拍卖的,估价达300万美元。可是拍卖资料公开上网后,有微博网友通过图像对比,认为那是龙门石窟大佛首。
 
是否为龙门石窟的佛首,目前尚难定论。但中国石窟佛像的历史藉此再一次撞入人们的眼帘。本期“史说”邀请到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赵振华教授,请他讲述中国石窟艺术的前世今生。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臧磊
 

图片
琼肯三世收藏了那尊佛首
 
这尊佛首可能出自龙门石窟
 
此次苏富比拍卖会《琼肯: 中国佛教造像》高古佛像专场上,共有18件藏品,均为史蒂文·琼肯三世的旧藏。备受热议的佛首像是其中一件。该件资料显示,佛首像高70厘米,是石灰石雕。
 
该尊大佛首的照片被放上网络后,有中国网友迅即发现,它极可能来自龙门石窟第1720号窟。有人在《支那文化史迹》一书中翻查到一张佛像图片,疑似是这尊佛首的出处。
 
 该书为日本的汉传佛教研究学者关野贞与常盘大定所写。关野贞曾在1928年前多次在中国考察,与常盘大定合著出版《支那文化史迹》。但书中,关野贞错将它标为龙门石窟极南窟的佛像(实际是1720窟)。
 
有网友实地探查了1720石窟。发现该窟南壁龛有题记“开元八年(720年)……敬造阿弥陀佛像一躯……”。此时正是唐朝。而该佛首也正是唐代风格。
 
虽然只是图片的对照,但中国网友根据断痕、螺髻等细节推断,琼肯三世收藏的这个佛首极有可能来自1720号窟。
 
“最好的方法就是验证。将佛首或按1:1仿制的该佛首模型安在佛身上试试,尺寸和断痕都吻合,能安上,那就是属于1720号石窟的;安不上,那就不是。”国内一位佛像收藏者开玩笑说。
 
当然,他也知道,这只可能是说说而已。若真的去做,首先就要争取到佛首收藏者的同意,这本身就极其困难。
 
据公开资料,史蒂文·琼肯三世,1905年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幼时随父移民芝加哥。他的父亲为模具制造商,在1918年建立了通用机械制造公司,专门制造燃油喷头。
 
琼肯三世后来接手该公司。他闲暇之余,开始收藏艺术品。琼肯三世对中国颇为着迷,曾研习过中文。他与卢芹斋、山中商会等贩卖中国文物的古董商均有往来。琼肯三世1978年去世。他将所藏全数传给了儿子。
 
记者了解到,就在9月12日秋拍即将开始前夕,这尊佛首突然撤拍,相关资料也从苏富比秋拍官网下架。苏富比回应此事称:为了有更多时间去核实所有的可能性,和琼肯家族决定撤拍。
 
图片
关野贞拍摄的1720号窟佛像
 
拓跋家族开凿了两大石窟
 
作为洛阳本土的文物工作者,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赵振华教授早就对龙门石窟的艺术有所研究。他向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讲述了这些石窟的前世今生。
 
赵振华介绍,公元1世纪,犍陀罗地区(今阿富汗、巴基斯坦一带)出现了第一尊佛像。早期佛教不奉祀神灵,也不塑造神像。可随着古希腊人的东进,他们带来了希腊雕塑艺术,并将其与宗教融合在了一起。
 
随着佛教的传播,雕像艺术也随之进入新疆、甘肃,进而影响到了中原腹地。从北往南,中国的大地上,依次分布着云冈石窟、天龙山石窟、响堂山石窟和龙门石窟。这些石窟的佛像雕刻风格虽有所不同,但都和一个政权有关。那就是北魏。
 
公元386年,东北的游牧部落拓跋氏家族,在经过数百年的南迁后,终于建立了自己的政权。398年六月,正式定国号为“魏”,以示接续东汉、曹魏之后的文化正统地位。史称“北魏”。七月,拓跋珪迁都山西大同称帝。公元439年,北魏灭了北凉,将分裂了100多年的黄河流域归于一统。
 
14年后,一个名叫昙曜的高僧奉旨赶往大同,不巧与出巡的文成帝拓跋濬撞上了。导行的御马直接走到昙曜面前,用嘴衔起他的袈裟。这让文成帝对昙曜刮目相看,将其奉为帝师。《魏书·释老志》中的这个故事真伪已不可考,但它开启了云冈百年营造的序幕。
 
昙曜乘机要求,在京城西武州山开凿五座石窟,为北魏自拓跋硅以下的五位皇帝各造大像一座。文成帝下令:“诏有司为佛像,令如帝身。”灭北凉时,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曾将大批的西域贵族和僧侣、工匠迁到了首都大同。如今,他们有了用处。
 
由昙曜主持、凉州工匠参与开凿的五座石窟,史称“昙曜五窟”。之后,凿石雕像,蔚然成风。天龙山石窟、响堂山石窟,都是这种风气之下的产物。
 
493年,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在定都的那年,他倾全国赋税一半的财力,营建龙门石窟。之后历经东魏、西魏、北齐、隋、唐、五代、宋等朝代,经过400余年大规模营造,龙门石窟共有2345个洞窟,10万尊雕像。
 
 
是他们将佛像盗到国外
 
在2002年,赵振华对龙门石窟的现状进行了探查,并写成了一篇名为《龙门石窟盗凿史》的文章。“龙门石窟的研究者一般只关心佛像的造像艺术,对盗凿的历史并不是很关注。”赵教授说,在他写这篇文章前,这算是龙门石窟研究的盲点。
 
而如今,国内外也出版了诸多相关著作,如近些年出版的《谁在收藏中国》,就简明扼要地勾勒了龙门石窟之殇。
 
据该书披露,日本学者冈仓天心是访问龙门石窟的首位外国探险家。1893年,他无意中发现了龙门石窟遗址,拍摄了一些照片。之后是法国汉学家爱德华·沙畹,他于1907年来到龙门石窟,在那里停留了12天。两年后,他出版了《华北考古图谱》一书。书中的照片刺激了外国古董商对龙门石窟的大规模掠夺。许多外国买家按图索骥,公开“预订”图片上的雕像。只要一有“订单”,便会有人将“目标”石雕凿下,送至北京,若是不小心凿成碎片,便拼接好之后再送往国外。
 
赵振华说,当时的政府也曾想加强保护,从省级到中央级,都出台了一些法案,甚至派军队驻扎龙门,但盗匪猖獗,上世纪30年代初期,龙门附近的一些村庄,甚至以盗凿龙门雕像为生。夜里带着云梯、手电筒到洞窟中盗凿。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保护收效甚微。
 
据此次苏富比秋拍披露的信息,这尊被撤拍的佛首来源是:通运公司。
 
赵振华介绍说,通运公司是卢芹斋和张静江1903年创立的公司,贩卖茶叶和丝绸,但也买卖中国文物。
 
据《谁收藏了中国》一书,卢芹斋爱上了一个经营帽子店的法国女子奥尔佳。但这只是一段单相思。后来,卢芹斋与奥尔佳15岁的女儿成婚,生育了4个女儿。卢芹斋便在国外扎根,并开了属于自己的公司,经营古董。1911年,他还分别在北京和上海设立了办事处。
 
据卢芹斋自述,他1909年开始接触到佛像雕塑,之后便开始着力推销它。他立志要在中国艺术经营中开辟一条新战线。经过数年努力,他在世界范围内构建了复杂的买家和探子网络,使他不仅有能力购买佛教雕塑,还能够买到寺庙的壁画。
 
在卢芹斋的带领下,其他人很快步其后尘,一拥而上。佛教雕刻市场红火了起来。
 
卢芹斋的文物贩卖生意结束于1949年。“立即查封了我收购的大量文物,那一刻我意识到我的中国古董生意做到头了。”卢芹斋写道。
 
如果这尊佛首真的是通运公司从国内运作出去的,那么,它流散海外的年代也只能是1949年以前。确切的年代,需要排查卢芹斋的档案。
 
除卢芹斋外,山中定次郎和岳彬对中国石窟艺术的危害也非常大。
 
中国有四大石窟: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和麦积山石窟。天龙山石窟并不在此之列。然而,它也没能逃脱被盗凿的厄运。天龙山石窟大部分佛像头部都被人盗走。下手者是日本古董商人山中定次郎。
 
据《北京日报》报道,天龙山共有25座石窟,造像500余尊。1926年,山中定次郎率队进入天龙山。他收买了天龙寺住持。
 
天龙寺本为守护天龙山石窟而建,但是在金钱的驱动下,天龙寺住持却成了帮凶。
 
据统计,山中定次郎一共从天龙山石窟盗运了45个佛头。这些历经千年的精美石刻就此散落世界各地。而天龙山石窟则成了一个“无头的石窟”。
 
岳彬是这三人中唯一受到制裁的人。
 
他是琉璃厂的大古董商。他1896年出生于河北省通县张各庄,15岁时,其父母便经人推荐,将其送到北京一个小古玩铺当起了学徒。20年间,他成了名震琉璃厂的古董巨商。大约1917年前后,岳彬开始同当过法国驻华公使的魏武达来往,帮其购买古董。他逐步悟出美法日英德等国家的人的喜好。攒下一大笔洋财后,他自立门户,成为清末民国北京最大的古玩商之一。岳彬的古玩生意涉猎很广,佛像雕刻只是其中之一。经他手出去的中国珍宝不计其数,《北魏孝文帝礼佛图》是其中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岳彬入狱,1959年死于狱中。
 
据此前龙门石窟专家所做的不完全统计,龙门石窟内有600到700尊佛像可以确认遭到过人为盗割。
 
梳理石窟雕像被盗凿的这段往事,赵振华感慨万千。他说,如果苏富比秋拍的这个佛首真是龙门石窟的,他希望能早日看到它与佛身造像“合璧”。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