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迷人的蓝
来源:扬子晚报 2018-10-12 12:41:12

图片

染就蓝衣的植物,真正迷死人。

马蓝、木蓝、蓼蓝、菘蓝,哪一个念在嘴里,都能念出一嘴的蓝来。染了春衣,染秋衣吧。染了衫子,再染裙吧。

我总忍不住想上一想,是谁,最先发现,葛可以织布,蓝可以染衣裳?布能遮体,一为避羞,二为避寒。然用蓝来染色,却无关乎避羞与避寒。

只是因为,追求美啊。

人类祖先,给我们开创了美的先河。女人们在头上戴花,戴荆钗。男人们在头上插羽毛,在腰间佩饰物。把贝壳、骨头、石子钻出孔来,穿成手镯和项链,装饰手腕和脖子。但我还是要惊异于,他们怎么就想到要把颜色,染到衣上?怎么就知道蓝草里面能提炼出蓝?

真聪明啊!

《诗经》里有“终朝采蓝”之句。那个采蓝的女子,蓝衫蓝裙地穿着,去野地里采蓝,为她的夫君织染衣裳。夫君尚在远方,说好五天归的,六天过去了,他竟还没有回。她心不在焉地采呀采呀,思念都染上蓝了。她的夫君若远远打马归来,是否率先看到她的那一朵蓝?

人类最贴己的颜色,原是蓝。

幸好,还有那样的老作坊在,织染着从前的蓝。

是在湘西的苗寨。那里的人们,还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吃的是自家种的粮食,穿的是自家织染的衣裳。无论大人小孩,都是一身的蓝,靛蓝,或蓝黑。衣襟和衣袖上都绣了花。那里的女人们都精通织染和绣花。她们把采来的蓝草,一篮一篮,浸泡在大缸之中。隔天,再加以石灰搅拌。几天之后,撇去上面清水,得半缸蓝胶,就是上等的染料。

她们把染好的布料,晾在太阳底下晒。那一匹匹蓝,在蓝天下飘拂着,有着远古旷野的浩荡、朴素和寂静。 

作者:丁立梅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