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荻花”是个男人名
来源:扬子晚报 2018-10-12 16:02:23

图片

混迹搜狐博客近十年,阅人无数。大浪淘沙之后,能张口报出名字的,却寥若晨星。荻花是其中之一。

荻花姓杨,山东聊城人士,网络全名“秋水荻花”,听着就风花雪月,加之配的头像也“秋水兮荻花,夕照兮烟霞”,飘逸出尘,活脱脱女文青一枚。及至见到真神,我才大跌眼镜。

那是2009年3月,我在博文里提到某人“不修边幅,跟北漂艺术家有一拼”,荻花跑来对号:是说我么?!随即发来真身。

一看,我彻底凌乱了——是,屏幕上的这尊神,浓眉大眼,地阔方圆,目含悲悯,面露沧桑,很北漂也很艺术,可是,我想象中类似三毛的那种桀骜不驯又仙气四溢艳惊八方呢?

不能怪我男女不分。误导我的,不止是荻花的名字和头像,还有他的做派。当时,我和榆钱儿、摸鱼儿、清歌一众姐妹,隔空唱和,奇文共赏之,疑义相与析,惺惺相惜之余,成立了一个“桃花组织”。这个荻花,也哭着喊着要加入,说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参加红楼梦大观园的雅集——和众姐妹一起吟风诵月,不亦快哉!

入了组织,这个荻花又得寸进尺,执意要收我为徒。理由牵强附会——看了我的几个硬笔字后,他坚称“地道的荻花体!但我是师父,你是徒弟,差距很大。”又说:为师不仅会写,还会画!当我的徒儿不吃亏,等我画得满意了,赏你一幅!我不以为然:就他那家底,当啥师父?师傅还差不多。

话说荻花的家底,一直是姐几个的谈资——翻开此君的博客首页,大道至简,除了头像,空空如也。和他互为好友的,也只有榆钱儿、摸鱼儿、清歌和在下。对此荻花振振有词:我又不是王满银!东逛西逛,只会满腹草莽!我也不喜欢粉大牌,草根博客更接地气,不功利的文字,有山野清风,出水芙蓉的美。再说,关注的博客少,才能读得深,读得透,读出好,也读出孬!

确实,荻花不写文,却有一双巧眼。点评起来,每每一针见血,喷云泼墨,绝非“问好”、“留爪”、“支持”、“有才”之类的礼节性敷衍。但也让姐几个头疼——稍有懈怠,就被他变着法子施压,比如来首打油诗:青山隐隐复青山,白云好鸟自往还。三顾茅庐无新篇,桃花源里可耕田?

某日,这神仙竟留个字条,玩起了失踪:本尊计划断网云游,潜心作画去也,要些时日,后会有期。

此去经年,博客日渐式微。姐几个陆续淡出博客江湖,忽一日,他从天而降,絮絮叨叨:桃花谢了,还有开的时候,杨柳枯了,还有青的时候,胡汉三走了,还有回来的时候,何况我一言九鼎的荻花!这些时日,老朽画风转型,有点兴奋,看图!果然发来一堆画作。我再次大跌眼镜——这满屏的中国山水,花秀岩奇,瀑多村古,一派大家气象,居然出自那个博客老粉丝——荻花之手?

“早说过做我的徒儿,不会让你吃亏!看中哪幅,随便挑!桃花组织的姐妹们,一人一幅!多了舍不得,我对画敝帚自珍,不轻易送人,尤其那些从不交流,看了画就张口讨要的——皇帝老儿也不成!我欣赏季匋民,只给叶三送画!”本“叶三”挑了一幅《梅村清晓》,装裱好,悬于办公室。这个春日,就着明前茶把玩,只觉高山流水月白风清,一如博客江湖里来往唱和的好日子。忍不住给素昧平生的荻花发条感谢短信。信中,对他的称谓,第一次心甘情愿从“师傅”,变成了——“师父”。 

作者:缘起桃花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