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老子是否喝了碗糊涂面,才开启了他光耀千年的思想?
来源:扬子晚报 2018-11-08 09:16:38

  这个冬日黄昏,先生外出归来,眉毛粘着白白的霜雪,把手里的菜一股脑儿往案板上一放,豪情万丈道:“今晚吃糊涂面!”

  干锅焙芝麻。热油炸花生,放蒜臼里,打成碎丁。红白萝卜切丝,热油炒了。玉米面调成糊。这些,都留着备用。然后就是烧水下面条。面条手擀的最好,煮熟面条,把炒好的红白萝卜丝倒进去,玉米面糊倒入,要不稀不稠,煮到玉米面糊喷香,倒入芝麻,花生碎,再放点香菜末,一锅美味的糊涂面就做好了。

  一碗糊涂面,用青花大碗盛了,红艳艳的萝卜丝,绿绿的香菜末,黄澄澄的玉米糊,看着就使人食指大动,喝一口,除了满口的溜滑温软,偶尔还嚼到几粒花生碎、细芝麻,像收获后的红薯地里,突然刨出来几块遗忘的红薯,甚是惊喜。一碗糊涂面下肚,肠胃都像被熨过一般,贴心贴肺地舒服,温暖。

  我们老家管不挂糊的面条叫“利汤面”, 汤是汤,水是水,菜是菜,瓜清水白,如三国鼎立。而挂了面糊,就是糊涂面了,天下大统,糊糊涂涂地吃。

  大冬天的,顶风冒雪回来,吃一碗糊涂面,不一会儿就鼻尖冒汗,额头上,似有丝丝的蒸气升腾,帽子摘了,棉袄脱了,大碗一放,直叫一声“爽”!

  更难得的是,糊涂面的暖,散发得慢,会持续很久,半天过去,手脚还是热乎的。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消化能力差,喝一碗糊涂面,养胃,所以,糊涂面也是养生面。

  不光养胃,也养心。

  洛阳人好客,外地有人来,招待的菜品中,肯定少不了一碗或一大盆糊涂面。客人们白天看牡丹,看龙门石窟,晚上,肯定要去吃水席,而水席中,糊涂面是少不了的。对着一盆糊涂面,洛阳人的解释是:“吃吧吃吧,吃完回去,糊里糊涂就升官了,糊里糊涂就发财了,糊里糊涂就幸福了……”忽悠得客人眉开眼笑,晕晕乎乎。

  洛阳老城,有一条青砖灰瓦的老街,这条街,据说在金元时期就有了,街上挂着枣红滚杏黄边的锦旗招牌,或写“杏花村酒家”,或写“狮子楼水席”,抑或“牡丹画廊”,“某某笔庄”,而挂最多的,就是“糊涂面、浆面条”。这些店里,除了糊涂面,还卖油炸馍、炸白萝卜丝饼(洛阳人叫咸食),一元钱两块儿,可以跟面条配着吃,除了这些,桌上还有墨绿的韭花酱,红亮的辣椒油,免费,放面条里调味儿。

  在这老巷里吃糊涂面,吃着吃着,就会吃出厚重沧桑。你会想着,两千多年前,老子就在你身边不远处当东周图书馆馆长。是不是有一天,老子喝了碗糊涂面,然后开始沉思,想到难得糊涂,大智若愚,上善若水……在孔子不远千里,从山东来向他问礼后,老子就骑着青牛,西出函谷关,留下《道德经》五千言,然后不知所之?

  我是喝着糊涂面长大的。在我的记忆里,糊涂面温暖了许多人的胃和寒冬。

作者:梁凌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