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 | 那个陪我胖的人去哪儿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11-09 15:45:56

我就是要养胖你

吃火锅的时候,一个朋友说,我和浩是他们见过的最般配的情侣。其他朋友立刻附和,真的真的,你们一胖一瘦,好般配好互补,一定会天长地久。

其实那帮家伙瞎说,我自知跟浩一点都不像。我胖,160公分就60多公斤。浩将近180的个头,才70公斤。莹笑嘻嘻地说:“你跟浩的般配,主要看气质。”

我觉得莹更瞎说。我跟莹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逃课,如果看气质,我跟她更般配。那帮家伙估计是故意损我们“互补”。

好在姑娘我心宽体胖,不跟他们计较。吃火锅,浩帮我配好芝麻酱辣椒油韭菜花的蘸碟,帮我夹羊肉、鱼丸、粉皮……我嘴里塞满了嫩羊肉,幸福得想哼哼,浩才笑眯眯地看着我,用一种农民看自家肥猪的满足表情,往嘴里送一片生菜叶子。

我能不胖嘛!可是浩振振有词:“我就是要养胖你,你胖了就没人跟我抢,你就跑不了了!”好幸福哦,幸福得又想哼哼。

为什么浩会喜欢我

早上醒来肚子饿的时候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浩会喜欢我?我长相勉强,身材就更不说了。父亲是职员母亲下岗,而浩除了有身高,长相也幸福,虽然不是什么“二代”,家里有车有房。凭什么,那个幸福得哼哼的人是我呢?

这个世界未解之谜,我也曾问过浩。浩从不直接回答,递给我一块慕斯蛋糕:“吃不吃?芒果味儿!”缴械投降。讨厌,诱惑我!

跟浩认识是在秋天。

植物园里有两行法桐,落成满地金黄。我正蹲在地上捡落叶,打算拿回家做书签。没错儿,虽然我胖,但我女汉子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林妹妹。时常会干些不靠谱的事儿,比如春天突发奇想要给鸟儿一个家,于是举着一个包装盒爬树,被小区保安训;比如月色很好的深夜,起床跑到郊外看梨花……然后回来写一些不靠谱的文字,发到博客上骗点赞,或者发到杂志上骗稿费。

浩就在一地落叶里走过来问我借手机,理由是他的手机没电了。很老套的搭讪桥段,我犹豫着想拒绝,但他紧接着说,为了表示感谢,打完电话后他会请我去一家刚开的餐馆吃泰国菜——我立刻就把电话给了他。

后来浩和我约会基本都在各家餐馆。这直接导致那个冬天我的体重增加将近5公斤,但浩说:“看你吃得那么香,我就觉得人生是幸福的。”浩甚至还准备学几个我爱吃的家常菜,譬如红烧肉、炒茼蒿、蒜蓉西兰花……

先开口认错的总是他

厨房里,浩做饭的背影很帅气。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属于我?

我胖、懒、馋,除了有时候文艺癌发作写出点东西骗稿费,有时候爱心泛滥捐点稿费给乞讨儿童和摆小摊的老年人,别的什么也不会做。

我不断试验浩爱我的程度。问他我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他想了半天,绿色?呜呜,泣不成声,你不爱我,其实我最喜欢白色。我最怕什么动物?蛇?悲愤不已,你一点都不爱我,其实我最怕小虫子;我想吃汉堡,浩送来香辣鸡腿堡,哇哇哇,号啕咆哮,你不爱我,连我想吃芝士牛肉味的都不知道……浩总是很耐心,每一次我哭闹不理他,先开口认错的那个人总是他。可是,他明明没有错。

现在想来,那个冬天,我的矫情几乎可以用变态来形容。因为对这份爱情,我很不自信所以没有安全感。我很怕他有一天会离开我,我怕失去他,我怕失去他的时候我会真的痛不欲生。所以,我变本加厉地试探着抓紧他。他的微信我几乎从来不回,而我的消息只要他回复晚了两分钟,就是“你不爱我!”的证据,接着一场大闹。

莹骂我: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这样作,总有一天会作死。我啃着浩送来的烤猪蹄,心想作死就作死吧。如果一份爱情终究会死,作死总比无疾而终要好。

分分合合吵吵闹闹

冬天在我跟浩的分分合合吵吵闹闹中过去。春天来的时候,浩喜滋滋打电话请我正式去他家:“妈妈做了一桌菜,请你来我家做客。”放低声音:“她想早点抱孙子呢。”我拉下脸冷冷回答:“我是你家的生育工具?”又一场大闹,浩好言好语解释半天,又带我去喝好喝的蘑菇汤,我这才结束了不依不饶。

但那天我终归没有去浩家里吃饭,因为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海归回来了,请吃饭。其实我可以不去的,但我对去浩家里吃饭心里没一点底气,浩的妈妈会接受一个又胖又笨的儿媳妇吗?

我放了浩的鸽子,而浩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一家餐馆包间里跟海归举着酒杯打情骂俏。同学们起哄,上学时他就暗恋你,你们要喝个交杯酒!我端着酒杯贴近海归胖乎乎的身子,脸上是放肆的笑,心底却无限后悔,这时候,难道我不应该打扮成淑女,出现在浩的家宴上吗?

那一刻我的心思永远没有人知道。因为我喝了酒转过头,看到浩铁青的脸。开始我还端着架子,希望浩像以前一样,沉默一会儿就过来哄我。但我错了,这次,他整整两天没有联系我。每晚我拿着手机等浩的消息,但手机像坏了一样,对我的爱情装聋作哑。

他终于累了

我知道,我害怕的那一天终于来了。后来浩唯一跟我的联系,就是一封电子邮件,只有两句话:我爱那个在博客上写轻灵文字的你,所以,在秋天的法桐树下接近美好的你;我爱那个生活中因为美味就开心的你,所以,在无数次吃饭中宠着简单的你。现在,我累了。

泪流满面。原来,他是先通过我的博客认识我的。在我胖胖的外表下,他通过博客上的文字,看到我隐秘的灵魂,但这些我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他对我的爱,被我当做武器,一次次地伤害。莹说得对,胖不是我的错,伤害才是。

现在的我体重一直维持在45公斤。只要超出一点,我就强迫自己节食。其实也不必强迫,我现在对任何食物都缺乏胃口,同时对任何新鲜事物也缺乏胃口。男人们在各种场合恭维我的美丽,我总是淡淡一笑:你们见过我胖的样子吗?那时候更美。他们茫然不解,我知道,我老了。

而那个冬天,那个陪我胖的人,如今在哪里,是不是也老了呢?

作者:陈晓辉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