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治愈的便当
来源:扬子晚报 2018-12-19 09:43:40

图片

图片

大晚上在朋友圈里瞎溜达,顺便补补赞。无意中点开一个帖子,各种漂亮的便当图片看得人眼花缭乱,垂涎不已。

低龄版的玩偶、卡通便当呆萌可爱;日式的香蒲蛋皮饭团、鸡蛋香肠寿司卷造型精致;中餐的香骨鸡腿肉焖饭、彩椒牛柳黄金白银饭颜色诱人;烘培的橘子巧克力三明治简直像件艺术品……让人意外的是,如此热闹的帖子底下,评论却歪楼了,大家纷纷吐槽自己吃过的难吃便当。这让我也跟风想起来自己曾经吃过的便当。

其实,在我年少时,还不流行“便当”这个说法,大家都叫“带饭盒”,因为装饭菜的器皿多是铝制饭盒。

图片

那时我的饭盒里可没有肉。菜是园子里的应季菜,粮是自家种的。刚开始,妈妈没有经验,煮熟的土豆拌茄子和炖白菜都给我带过,结果回生的土豆真的无法下咽,白菜的汤水会因为饭盒的倾斜慢慢溢出来。到学校一看,一书包的纸本全都泡咸了。失败两次之后,妈妈不得不给我开起了小灶,另给我炒一盘菜用来装饭盒。

那个年纪特别敏感、好面子,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自己饭盒里的内容。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一手拿饭盒盖半遮半掩,一手用铝匙猛舀饭菜吃,气氛沉默又悲壮。夏天好对付,菜出锅放温些再装盒,中午就不会变馊,凉点也能下口。冬天,冷饭盒就要放在班级的铁炉子上热。若是老师课讲得投入,忘记挪动饭盒,那四处弥散的煳焦味会无声地提醒他。

若饭煳了,可以乐观地当成锅巴,嚼吧嚼吧吃掉;若煳的是菜就有些尴尬了,煳味捂不住啊。晶莹通透的萝卜一焦,味道就有些酸臭;熟透了的大葱一焦就有股腐烂的气息;嫩黄的煎鸡蛋更会散发出难闻的鸡粪味……即使不和调皮的学生窃窃私语,精神也难免溜号,心里暗猜饭盒的主人,同时庆幸,自己带的是清炒土豆丝或干煸白菜片。

那几年,家里实在困难,饭盒的内容大都没有什么惊喜。偶尔,我却会在饭菜里另翻出半个咸得流油的蛋黄来,或是一小块腐乳、一段脆生生的酱黄瓜,但都特别下饭。那时每每都特别感动。

孩子上小学后,挑食,也给他用保温桶带过饭菜。每天晚上钻研营养美味的菜谱,准备好食材才能去睡,一早就要去厨房里忙乎一通。可惜,孩子不捧场,每每剩很多回来。后来,倒是为了不吃我准备的饭菜而坚持在学校食堂光盘了,也算歪打正着。我跟妈妈视频通话,问她:“那时您给我带饭也很累吧。”妈妈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淡然地笑着说:“怎么可能不费心呢?”养儿方知父母恩啊。 

作者:蔡敏乐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