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酒吧与火勺店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1-11 12:17:35

以前,铁岭也是有那么几家酒吧的。

对于铁岭酒吧的兴衰史,朋友老郭最清楚了。他说:“铁岭的最后一个酒吧在三年前阵亡,退出历史舞台。”老郭曾经是小城的歌手,常年在一家酒吧驻唱。那家酒吧因为赔钱换了好几个老板,老郭始终在那,还真是“铁打的歌手,流水的老板”。我猜想,那些年老郭挣的钱应该比老板挣得都多。不过,他又随手花掉了。

老郭长得帅气又幽默豪爽,奔他去酒吧的朋友很多。他就请大家一起喝酒,自己唱歌也不耽误。东北人是能喝酒,但是喝完各种熊样儿怂样儿的人也有的是。老郭是真能喝,人送外号叫“郭三缸”,连喝三茶缸白酒啥事没有。他是我见过的最能喝酒的人,没有之一。他媳妇说他喝多有个标志——一边嘴角有点歪,在别人看来更是增添了一点痞帅。那些年,是老郭在聚光灯下的光辉岁月。

不在酒吧唱歌的老郭渐渐开始有点养生的意思了。首先是不用熬夜了,他还定期健身、用护肤品,穿衣打扮也有了自己的风格。当他戴上眼镜围上围巾时更有了导师范儿,他带出的学生都已经一茬一茬参加艺考和选秀了。有兴致的时候,他也会发发唱歌小视频。一次看电视,我偶然调到铁岭台,就看到铁岭的选秀节目。老郭是三个评委之一,正在点评选手表现。其实现在才是他的黄金时代。

对老郭来说,不变的是他还在吃着火勺。火勺店在铁岭遍地开花,有些还是24小时营业。老郭以前下半夜唱完歌就去吃火勺,抚慰那颗不安分的胃。

图片

羊杂汤和火勺

铁岭人都爱吃火勺。如果不考虑热量问题,我甚至都想着每天拿火勺当早餐。找一家喜欢的火勺店,点上十来个火勺和一碗羊杂汤。羊杂汤先端上桌,火勺是现烤的。调好羊杂汤的功夫,金黄色的火勺就来了。火勺跟象棋子薄厚大小差不多,夹起来刚刚好。咬一口,皮香酥适口,馅香而不腻。爱人常常念叨想吃早市一对老两口卖的火勺。他们推着个小推车出摊,点上炉火后不紧不慢地现包现烤,卖完就收摊。

与铁岭相邻几十里的城市也有很多家铁岭火勺店。我第一次吃的时候,被气乐了。虽然叫火勺,但其实就是牛肉馅的小饼。真正的铁岭火勺皮是脆的,而且脆而不散、层次清晰,因为面中揉入了油酥。至于油酥怎么做的,怎么样的比例,就是一门手艺了。

亲戚的女儿在天津上大学,她的同学们假期返校时都会带点家乡特色美食分享给大家。她也不例外——买了一百个火勺。

火勺的价格亲民实在,羊杂汤买一碗后可以免费添汤。年轻时候兜里没什么钱,每次去吃火勺都会使劲喝汤,喝得肚皮滚圆。剩下吃不了的火勺则打包带走,回去再慢慢享用。我也想文艺一些、潮一些、酷一些,可是一落到吃上,就打回原形。美味和实惠就让人心满意足。小城这样的人多了,酒吧怎么能不消亡呢?

一个好友畅想要开一间咖啡店,一面墙都是书,最高处需要登梯子才能拿到。来的顾客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喝咖啡,咖啡可以续杯。我逗她,就像羊汤可以续添一样呗?她给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其实,我们喝羊汤都不敢续添了,怕油大。要是咖啡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我家附近新开了一个绘本馆,看着就觉得很美好。可是不到半年就贴上了“出租出兑”,让人惋惜。好友听了,也有点怅然。不过,我支持她实现自己的梦想,反正也不花我的钱。她又翻来一个白眼。其实,我觉得说不定真能开起来呢!因为,无论是人还是城市都在发展变化着,有时候只是慢一点而已。

关于作者

图片

姜冰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儿童文学作者。爱好广泛,对生活永远抱有好奇之心。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