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新春特别版 | 有故事的年饭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2-06 04:31:19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扬子晚报副刊2017年10月14日推出“好听”栏目。邀请专业主播、志愿者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副刊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春节期间“好听”推出新春特别版与大家共贺新年!让我们一起欣赏有声的文字。 

有故事的年饭  作者:梁晴  朗读者:王馨(B座西窗、金陵图书馆朗读志愿者,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播)

那是前几年的大年初一,我在单位值班。过年值班算不上美差,因为单位大楼的中央空调和电饮水机全部停运,空荡荡的大办公室,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寒意森森。

我对此却是有点无所谓。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总在弟弟家里过年。而我的女儿按照习俗,年三十在婆家守岁、年初一则看望自己的奶奶。所以我,反正无牵无挂,不如就来值个班呗。

我值的是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五点的班。据门卫师傅说,四点半走人完全没有问题。可是我,为了防止写作的缰绳刹不住,还准备了方便面做晚餐呢。

五点钟不到的时候,电话铃响,是女儿。女儿说:“妈,奶奶听说你快值完班了,她叫你上她这里来过年。”电话里很吵,是前婆家特有的吵,大家言笑晏晏、家长里短。

我当即谢绝。人家吃团圆饭,我这个离异了二十年的前儿媳插进去,不免有点奇葩吧?

奶奶自己来说:“侬过来,不要说废话。你女婿已经下楼去开车了,他一歇歇就到。你要把办公室的电源关关好哦。”

然后我只好就范,空着两只手上门,只负责坐享其成。

他们家,人多手杂,一会儿这位炒盘菜,一会儿那位端上只砂锅,喧嚣不止、褒贬不一,和以前的氛围一般无二。小辈见面,开口仍叫我“大妈妈”。

老太太大聊她的若干亲戚。这些人,一个个从我久远的记忆里满血复活,来龙去脉条理清晰,往事今事自然接轨,完全没有认知上的藩篱。

大姑小姑和小叔,全都记得多年以前,我在婆家自搭的简易小厨房里操作的年夜饭。他们众说纷纭,表扬我做过的这道菜、炖过的那道汤。

前婆家的团年饭,章法混乱、滋味参差。可是之后,每当我跟人说起这一次的过年,内心都顿生温暖。

说起意料之外的年饭,我们家也发生过一次,重温起来也可谓余韵袅袅。话说去年的年前,我九十余岁的父亲发生房颤,然后因脑梗跌倒不起。情况如此危急,医院却无法提供床位,冰天雪地,只能每天艰难往返急诊室做应急治疗,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等到父亲终于等到床位,住进病房,病情飞快好转,阴霾才算逐渐散去。

尘埃落定,年关已近。父亲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他和全家的团圆饭该在哪儿吃?

他那样一个老年病号,操心这件事似乎有点多余。可是,实际问题就是,我们难道把全家老小和酒菜带到病房里来?显然不可能。出去订餐馆?临时抱佛脚也可谓天方夜谭,况且父亲行走十分不便。

我在病区的配餐间给父亲热饭,一位热心的病员家属悄悄给我提供信息,她说,在咱们这个楼的隔壁,有个医院的内部餐厅,他们有可能提供年夜饭服务,你不妨去问问看。我弟弟赶紧跑去打探,未曾想到,竟然一举成功。

我们订到的是除夕中午的包间。那天阳光灿烂,父亲坐着轮椅从这个楼的电梯下来,从那个楼的电梯上去,几乎是举步之劳,便坐进大家长的位置。

那餐年饭喜气洋洋。大家开心举杯之际,父亲做了较长篇幅的新年致辞,可以视作否极泰来的最好诠释。

“好听·新春特别版”栏目
总策划:陈申 编辑:王睿 盛慧梅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