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家乡喊魂调,听出丰收的味道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2-12 10:39:18

图片

父亲是船民,驾着一条木船在河上跑运输,顺风的时候张帆勆风,他端坐在船艄掌着舵,吼起绵长悠扬的跑船调:九条大河九道湾,九道湾上九片滩,九片滩上九码头,九个码头九条船,九条货船把货装,啊嘿哟,货物装满往云山;八条大河八道湾,八道湾里八条龙,八条苍龙八阵风,八阵大风吹八方,大风送船往苏杭,啊嘿哟,大风送船往苏杭……一条大河一道湾,一道湾里房一间,一间茅屋一老妈,一道黄烟一顿饭,饭好呼儿船靠岸,啊嘿哟,饭好呼儿船靠岸……要是顶风父亲就得站立着扳舵,手牵帆绳,扳舵拉帆,利用侧风吹帆,让船在河里走“之”字形。船在河里从这边划樯到河的那边,然后再推舵放帆,再让船向另一边划樯,每划一次樯,船就向相反的方向倾斜一次,船上锅动瓢响,险象环生。这时父亲的脖子青筋暴起,嗓子里使劲地吼叫出一声长调:哦——哦——哦——谁也听不懂,没有词,只有声。但这是船工们都会的调子。我最喜欢听河上无风时父亲唤风的调子,他双手拢在嘴边使劲吼起:哦哦嘿——嘿——嘢,哦哦嘿——嘿——嘢!高亢、婉转、悠长。这大概相当于蒙古的长调吧,是在呼唤风的魂了。虽然很多时候几乎唤不来一丝风,只能换来岸边树上鸟雀的回鸣。但河上只要有一条船上有人唤起,整条河上就此起彼伏地响应起来,吼声传得很远很远……

三叔怯水,不敢上船,和奶奶在岸上种地,虽然文弱,但却是驾牛耕地犁田的好把式。他有一条长鞭,像一条小蟒,鞭根有手腕粗,到鞭稍细得如筷头。耕地犁田时,他站在犁铧上,一手扶着犁铧,一手拖着长鞭,要是牛累了,懈怠了,他就挥起长鞭向着牛头的上方来一下,只听噼啪一声脆响,吓得牛头一低,腰一弓,又使劲往前拉。不打鞭的时候,往往就是牛正常使劲的阶段,三叔就吼起嘞嘞来:哎唔呗呗——哎——,哎唔呗呗——哎——……偶尔三叔也会把鞭子甩得高高的,在空中打几个响鞭,而牛也一点不紧张,照常不紧不慢地低头往前拉着,作为回应,偶尔发出几声“哞哞”来。我最喜欢听三叔和几个“牛头”野耕时的打嘞嘞声。寂静的夜里,劳累一天的农村进入梦乡,而田野里却传来了雄浑的嘞嘞声:哎唔呗呗——哎——哎唔呗呗——哎—— 那真的就是在喊魂,喊牛的魂,喊天的魂,喊地的魂,喊风的魂,喊雨的魂,喊五谷的魂,喊出的无词调绝对让人听出丰收的味道……

离开那条河流和那片田野已经有些年头了,但家乡那雄浑的喊魂调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时常在梦里响起。 

作者:周春军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