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老棉袄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2-12 10:37:08

在冬天,人似向日葵,喜欢转动花盘寻找温暖之所在:空调间,棉被窝……更多的时候,暖,却是在衣里!故,以前有人称冬衣为暖衣,这个叫法,让人心里妥帖。

我乃怕冷之人,一到冬天,就羡慕绵羊,也想仿它找个棉花堆儿钻进去,不出来。

身居江南,还冷成这样,那似乎就更不用说往北方去了。但,寂冷的夜里,我却常梦见老家的风,尖锐地在窗外打着呼哨,貌似很吓人,但它却丝毫没吓走我的思念。而且,还偏偏的,越冷,越想家。

回乡之前,我在这个城市的商场间逛游,意欲寻一件衣,暖的,可保我在故乡的风雪里,能安然释怀。这件衣,最好要厚厚的,裹在身上,像棉被一样暖。但,市面上的羽绒服,大都坚持着轻薄的姿势,还说要还你小蛮腰。冬天,我要暖呢,要腰干吗?

说起羽绒服,我本是有几件的。但穿着它回老家,却是一直流鼻涕。祖母捏了捏那袄儿,说,这么薄,不感冒才怪!随之,她从箱子里拖出一件棕色大棉袄,给我穿上,一下子暖和了,乡下人一样实实在在的暖。

祖母箱子底,也还囤着件羽绒衣的。那是三四年前我给她买的,黑底小红花,她也蛮喜欢,但总不穿。最冷的日子里,依旧是毛呢外套,罩着她那件多年的旧棉袄。她嫌羽绒薄,我就跟她宣讲,羽绒轻薄暖和呢……现在想来,简直像个傻托儿。这也并不是说羽绒不保暖,概因成本问题,商家总喜朝轻薄里去做。一轻薄,这情分上便很难说了。年轻人爱美且好动,衣装偏向轻薄,有人大冬天还穿露肉薄丝袜,很是激“冻人”,激得你直打寒颤。不是不怕冷,是美的臆想超越了冷吧!我超越不过,自甘认输,直接朝实在里走。但是实在这条路,却似条死胡同!

日里上网,遇见堂弟媳妇,向她打听老家的天气状况,都穿了些什么衣服?她笑着报屈儿:我成天只穿你婶子(她婆婆)的旧袄!——切,有棉花在身,再旧,恐怕也是暖和的。简直是在气我。

随后,我就想起小时候的冬天,上晚自习,母亲给我穿她的蓝布大棉袄,厚墩墩的,那是真的暖和。还有父亲的草绿色军大衣,也是让人一看就觉得有靠山的暖,只可惜我那时个子还不够高,撑不起,只在看电视时穿着它偎在那儿。最好的暖衣,好似我念中学时,母亲给我买的那件织锦缎小棉袄,棉花芯子,鲜红缎面,上绣满菊花和牡丹,很珍惜亦很内敛地穿在罩衣内,棉花和花,在身上一起开了好几季……

如此的念来想去,遂有了主意:去淘几尺大花布,托人在老家买点棉花,做个厚厚的棉大衣。在大雪纷飞的夜里,拥着它桌前看书,写字,肯定暖和!而且,那感觉一定像,坐在故乡的怀里!

作者:桑飞月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