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勾人魂魄的,却是那眼角间的波俏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2-12 13:06:40

  夜读张岱的《陶庵梦忆》,里面有一段写乡贤柳敬亭说书的:“柳麻貌奇丑,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静。”

  在扬州一带的方言中,“波俏”二字,是说女孩子长得好看。柳敬亭,江湖人称“柳麻子”,张岱说他“土木形骸”,又力挺他“波俏”,乍看这段文字,很是让人忍俊不禁。

  我至今记得,若干年前跟随一个远房表舅,去一个小镇去寻找什么人。那个小镇很偏僻,就在离海边滩涂不远的地方,轻叩小院木门,从里面应声闪出一个年轻的女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顾盼生辉。我至今不知道他们之间说些什么话,但那女子的莞尔一笑,眼角生波,仍然留在记忆里。

  波俏,是杨柳青、桃花坞木刻年画上,大头大眼睛的胖娃娃,藕段一样的胳膊、腿,怀抱一条大鲤鱼,目色清纯。波俏的女子,在戴望舒的《雨巷》中,有着丁香一样的愁结,撑着长柄油纸伞,消失在细细密密的幽静深处。这与混沌尘世是两种不同的颜色。京戏中的刀马旦,翻转腾挪,身轻如燕,但最勾人魂魄的,却是那眼角间的顾盼生辉。据说,以前剧团里的女孩子,常对着笼中跳腾的画眉、水里穿梭的小鱼练眼神,波俏的眼神,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

  李清照还是少女时,有一天早晨起来,在院子里慵懒地荡秋千。见有人来,就只穿着袜子,顾不及趿上鞋,落荒而逃,等到喘息稍稍平定,眼角四顾打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波俏”,是装不来的,裙衫薄袖之间,尚未沾染世俗之气。所以,一回首,一嗔笑之间,是清晨草尖上的露珠。

  在一个广告恣肆、包装精致的年代,有时会有这样的遐想:“波俏”,是九曲十八弯山峦间,漂来一只竹筏,竹筏上坐着的采茶女。明眸皓齿,是大山的女儿;回眸一笑是对乡土的眷恋,人与茶一样清新。

  “波俏”是一种味道,清纯、古典的江南女儿气。

作者:王太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